张翼林史上第二大山难:梅里雪山为何至今无人登顶?-西风野马

史上第二大山难:梅里雪山为何至今无人登顶?-西风野马

卡瓦博格稀货街,坐落于世界闻名的三江并流区域,海拔6740米,是云南第一高峰吴雪岚。藏语意为“河谷地带险峻雄伟的白雪山峰”。
登山史开启以来,人类对雪山高峰的攀登就从未停止过。作为藏区八大神山之首的卡瓦博格,海拔仅六千多米,至今也无人登顶。究其原因,与1991年那次特大的山难事故有关。
云南梅里雪山,一夜间姜尤美,一支17人登山队离奇消失——这一起中日登山史上最大的山难,和同期爆发的海湾战争,在1991年新年,张翼林曾一起震惊世界。
登山开始的地方
1987年夏天,一支由中国和日本联合组成的顶尖登山团队,大包小包地来到了静谧的雪山下。
那时候的滇藏地区,自然条件恶劣,蛮荒未开化,而关于即将要攀登的梅里雪山的资料,也几乎为零血溅加拉曼。
调查者们对于村民口中说的“卡瓦格博”丈二摸不着头脑,与世隔绝的村民们也充满了疑惑:梅里雪山在哪里?
这种错位,来源于一张50年代的军用地图,将卡瓦格博错标成北面另一座山“梅里雪山”。这也为后来的矛盾埋下了伏笔:登山队员不清楚“阿尼卡瓦博格”、藏民口中称为爷爷的神山,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而淳朴的藏民也并不清楚,“登山”这种现代运动是人类将要去踩上卡瓦博格爷爷的头顶。

△图片来源网络
这种认知上的错位,导致开始时双方相处的很愉快。调研工作进展顺利,两年后,中日双方队员开始准备登顶。
△登山队联络员张俊描述初到雨崩村情况。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藏民们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和愤怒:对神山不敬林嘉凌 ,神灵就会离开我们,灾难就会降临!
曾经淳朴友好的村民们开始天天念经,绕山,祈祷卡瓦格博显灵,千万不能让他们上去。
△在山脚下祈祷的藏民。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但由于这次行动是国家层面的合作,上面派了联络官来协调,德钦县政府也积极的平复藏民的怒火。最终,登山还是得以顺利进行。
灾难的预兆
1990年冬季,装备齐全,经验丰富的中日联合登山队再次进山了。
这支17人的队伍,日方11人是京都大学登山队,是日本顶尖的登山团队。中方的6名队员也都是登山的业界高手。队员中1/3以上的人都有8000米以上的登山经验,并且配备了当时最先进的装备,对于海拔六千多米的卡瓦博格来说,一切似乎万无一失。

△队员们出发前的合影,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登山队遇上的第一个挑战是中日双方的分歧。
当时,登山队已经顺利建立了一、二和四号营地(C1、C2、C4),但在建立三号营地(C3)的选址问题上邹明皓,双方发生了分歧。
中方主张,营地应该建立在远离山脊的地方,以避开雪崩区;日方认为,为了方便登顶,C3应该尽可能接近山脊中部。

△营地位置示意图。红色为攀登线路。
最后,C3(三号营地)选在了两方意见的中间点上。山难发生后,三号营地成了雪山事故的争议焦点。
许多人相信,这个中庸的决定给营地带来了灭顶之灾,因为三号营地所在的位置在山难前已经经历过了一次雪崩,这是灾难的预兆。
山上山下
1990年12月28日上午,5名突击队员接近主峰背后的山脊,到达6470米的高度,距离山顶仅剩下270米的垂直高度了。
然而,此时却突然天气骤变,气温急剧下降。紧接着,狂风怒卷,石渣般坚硬的雪粒狠狠地抽打在人们的脸上。突击队迫不得已拉起了简易帐蓬以避风寒吴文刚。暴风雪掠过帐蓬,发出犹如砂纸打磨的声响诱红楼11。

△暴风雪肆虐 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直到下午4点,队员们终于扛不住了,开始准备下撤到营地。
但是暴风雪肆虐,天黑地暗,吴旻霈下撤可能性几乎为零。队员们只有在黑暗中继续等待。
一直到晚上10点香坊大呲花,风雪散去,月光把雪山照的亮堂堂的。

△卡瓦格博静谧的月色
5名突击队员的下撤之路很顺利,他们安全的撤到了3号营地。此前的阴霾一扫而空,加上对地形的近距离勘测,让队员们对登顶之路充满了信心。一名日方队员甚至在日记本上写下:
明天一次性登顶!
与此同时,山下的藏民被6470米这种前所未有的高度冲击,他们忧心忡忡,日日烧香,嘴里念念有词:阿尼卡瓦博格,显出你的神威吧,否则我们就不再敬你了!



△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灾难降临
登顶的触手可及,将11名日方队员和6名中方队员都留在了3号营地。1、2号营地都没有人。大本营也只有少数几名后勤人员。所有人都想第一时间登上峰顶。
12月29日,天降暴雪。队员们只有继续蛰伏。
1月3日,队员们和大本营的后勤人员抱怨,积雪已经1.2深了,能见度不足半米,而帐篷的高度,也不过1.5米。

△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1月4日早上,大本营焦急等待的后勤人员发现联系队员们的对讲机里没有了声音王洪迪。开始以为他们在睡懒觉,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讲机里始终鸦雀无声。
等了两个半小时,他们终于决定向昆明指挥部报告。
此时,暴风雪已经停了。但由于缺乏资料,直升机救援困难,只能等西藏的地面救援队赶过来。

△正在搭建帐篷的队员。图片来源网络
4天后,西藏的救援队赶了过来。但此时,暴风雪又开始肆虐。即使是这支地面最强的救援队,在刺骨的风雪中,连一个帐篷角也没有找到。
1月23日,失联第20天,绝望的救援指挥部宣布,救援失败,山难成立。“最后通过一架侦察机拍摄3号营地位置,照片显示山体上有30万吨以上冰雪堆积物,推测是发生了雪崩……”

△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藏民们宣称,“那一年卡瓦格博到印度开神山大会,不在家,回来的时候,发现怎么有几个人爬在肩膀上,于是他一抖,就把他们抖下来了。”
史上第二大山难
17人同时遇难,这一起中日登山史上最大山难,在1991年,对于中国,就像是天方夜谭。对于日本,则是举国震惊。

△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17个人就这样消失,甚至很多年连遗骸都找不到。
后来,中日组织第二次联合登山大队再次登山,试图找出前人的遗迹,因暴风雪来袭,只登上了5300米。
2001年当地人大正式立法,不再允许攀登卡瓦格博神山。有人说,这是一次信仰的胜利。

△图片来源:记录片《卡瓦格博》
时隔多年后,中日双方的遗属到德钦县参加17勇士纪念碑揭碑仪式。车一到德钦县就下起了鹅毛大雪,随后是不间断的雨夹雪,让遗属们的登山之路十分艰难三都主。
神奇的是,当遗属们在山间呼唤起亲人们的名字时,梅里雪山仿佛响应了她们的呼唤,就像大幕布一样,“哗”地一下就拉开,卡瓦格博神山露了出来,在太阳的照射下,金光灿灿,慈悲俯瞰着众人。

金光照顶,神山有灵,不可践踏。
微信添加好友:EDGLFF,申请加入西风野马旅行群
更多超乎想象的旅行计划,请关注:西风野马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002.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