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腿水肿姑娘我从西北来(上)-渣渣儿说

姑娘我从西北来(上)-渣渣儿说雷佳歌迷论坛
写在开始
我想,人和天地比实在是太渺小了,但是我们往往都觉得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可是,当我真正看见辽阔,当我处在浩瀚之中的时候,我才发觉,原来自己在天地中实在是太微茫的存在了张仲鲁。所以呀,我舍不得这辛苦却甜蜜的九天,也舍不得让我第一次遇见天地的短暂时光。
我把日记留在这里,山高水长,这一生,就能走多远走多远吧云梦记 。
(这篇有些长,希望你耐心地慢慢地看,别着急。)
2017.8.11—2017.8.12
坐着火车一路西行。从兰州开始,走过西宁,路过酒泉,驶过嘉峪关。甘肃地貌的多变令我舍不得错开目光,我啊其实向往西北已经多时,幸运的是能和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朋友一起完成这趟旅行。
顶着两天没洗的头,穿着一身汗味的衣服,先卧铺后动车,终于到达了第一站——柳园。出了柳园站,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荒凉,还有大风。晚上六点钟依旧是蓝天白云,标准的西北风貌。柳园的晚上七点,太阳还未落山。刚进柳园宾馆,就吃到当地人为我们准备的甜西瓜,瞬间就对这个地方有了些许好感。正如初中地理讲过的那样,这里昼长夜短,所以瓜果甜分很足。我们来的季节也正是有香甜瓜果的好时节哪。

晚上8:15,太阳才要下山,我们也带着一堆吃的返回宾馆,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天才完全黑,就这样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山,一会瞅一眼自己的手表,觉得暴雨心奴,实在太奇妙。躺在小床上啃只苹果吃个卤蛋,也算是缓解一下24个小时的坐车生活。不禁感叹,河北离甘肃实在是太远了末日尸皇。
就这样,我们的西北之行就此开始了付佳美微博。
2017.8.13
早上5:10起床。5:57站在旅馆门口迎着飕飕的小风飞快打我的日记。瓜州多云且凉快,但对于两个刚起床还没吃早饭的人来说,也可以叫冷。在前往敦煌的路上,导游向我们介绍了柳园站的由来。以前呢,想要进出敦煌的人一定要经过柳园,而且柳园这个地方地底下有丰富的矿物资源。因为这两个原因,才使柳园这个小镇有了人烟。
来这里之前,我最期待的地方就是敦煌。不仅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莫高窟对我的强大吸引力,而且这里有我从未见过的沙漠风光——鸣沙山,我也从未想到在沙漠的中心会有一汪清泉——月牙泉。今天的敦煌是少见的大风,在鸣沙山自然是漫天飞沙。还未到景区,我们就已经全副武装:帽子、墨镜、口罩和皮肤衣,所有人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生怕自己的皮肤暴露在阳光底下。
蓝天、白云、黄沙还有点点绿洲构成了我眼中的天地,也是这四种颜色,给予沙漠令人心驰的神秘。即便鸣沙山现在已经改成景区,也阻挡不住沙漠的那份雄浑。虽然当时并不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时候徐寿兰,但是我依然可以想象得到这种场面的壮观。有幸在鸣沙山骑一次骆驼,这真是太温顺的一种动物了。我颤颤巍巍地上骆驼,真怕把人家压坏,但它们真的太乖太乖了,我想,来沙漠不骑骆驼,我所见的沙漠都是不完整的吧。
我实在是太喜欢敦煌了。这里物价很低,酸奶好喝,还有特色的驴肉黄面,这里的人很温柔,城市也温柔。当天晚上,我在莫高窟数媒中心亲身体验了《又见敦煌》。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情景体验剧,太震撼太庞大了,这是一个讲述丝绸之路的体验剧,更是一个感受历史的文化剧。
这仿佛就是一场盛大的仪式,每一个观众,都在丝绸之路上,和那些历史人物一起,都在,你我都在。当“在!”声音落下,从天而降的黄沙,象征着几千年的丝绸文化,丝绸精神一直在路上。
“身上抹了红,老天爷就看不见了啊!”“母亲啊,抹了红,这些经书就找到回家的路了啊!”,哀叹声有多悲伤,那些搬运莫高窟经书的西北汉子们心中就有多痛。100多年了,王道士想被原谅,他也想被时间遗忘,可是,属于中华民族的经典文物,依旧在异国他乡不知归途何处。
“孩子,一天有多久呢?”
“24小时崔文子。”
“不,不过一瞬间。”
“一年,有多久?”
“365天。”
“不,不过一瞬间。我们的一生有多久呢,不过一瞬间而已。终有一天,我们也将被黄沙埋没,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2017.8.14
我终于来到莫高窟了,这是我的荣幸,真的。



我们的票是应急票。应急票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单数日莫高窟只接待6000名游客,蕾妮斯梅而双数日莫高窟可以接待18000名游客媚拉,这多出来的12000张票就是应急票奴儿花花,只能参观有代表性的4个窟,分别是094、096、148和138。洞窟里是不能拍照的,这是一次只能用眼睛看,用心去看的体验。导游告诉我们,我们的体温,以及我们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对壁画的伤害,所以在我们接触范围内的那些壁画都是用玻璃隔开的。
洞窟里很暗,可我眼前所见的却是光,是文化之光,也是信仰之光。你发现,整个洞窟,包括洞窟的上部,全是整整齐齐的壁画,画的是佛像。再走近些,会发现离得较近的那些佛像已经褪了色,有部分墙皮也因为时间太久而化作泥土。仔细看,墙上有字,也有一些划痕。在洞窟里的每一个人都自觉地沉默,似乎只有无声才是对佛最虔诚的尊敬鲁冠廷。
如果你的票也是应急票,那可以参观到148号洞窟——涅槃窟。这是一个开凿于盛唐的洞窟,里面有一尊长约14.8米的睡佛像,已经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涅槃的意味在于佛教徒希望通过自己一辈子的修行来达到的最高境界。虽然我不信佛,但是我敬佛李小晚,我一样敬那些虔诚的佛教徒对佛一生的守望,他们用一生的时间来践行自己的信仰,渴望离佛更近一些,这才是真正的涅槃。我不敢妄议他们的信仰。
“开凿了第一个洞窟的乐樽和尚,在打坐窟内,每日吃斋念佛,与茫茫沙漠为伴,在这片断崖上整整修行了一辈子。”
今天下午,我们从敦煌市坐大巴到了嘉峪关市。
嘉峪关市之所以被人所知就是因为嘉峪关和悬臂长城,这两个作为古时守卫边疆的重地现在被改造成了两个著名风景区。一般来说,如果你报了一个西北游的团,这两个地方都是必经之地。但是,坦白讲,赞叹古人智慧,领略一下边塞的荒凉,可以,只是这里文化气息没有那么浓郁。
我们去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钟。你知道的,在这里,下午这个点相当于SJZ下午一两点,太阳很毒,我觉得很晒。荒凉至极的地方,也是古代将领们说一不二的地方。下面有图,你来看吧。

城墙外就是荒漠,除了荒凉以外再没有别的形容词来描述了。


请忽略人,还有人。




在嘉峪关内有小摊专门卖通关文书,上面会给你盖个这样的戳。因为我自己带了日记本,也不想花100rmb买个通关文书,就问人家能不能给我在本上盖。结果,嘻嘻,被同行的人羡慕啦!
我实在是才疏学浅,没法给你们描述太多,太惭愧了。像我这种假装有文化的人去嘉峪关只能是走马观花。所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段百科介绍。
“嘉峪关所在地是甘肃省西部的河西走廊最西一处隘口(河西走廊继续向西延伸)。甘肃西部已属于荒漠地区,河西走廊夹于巍峨的祁连山和北山(包括马鬃山、合黎山和龙首山)之间,东西长达1000公里左右。一条古道穿行于祁连山麓的戈壁和冲积平原上,古代“丝绸之路”即此。道路本艰险,到了嘉峪山隘口处,狭谷穿山,危坡逼道,就更险厄赵晗煎熬。嘉峪关踞此,形势非常险要。东通古肃州(今酒泉),西有安西马跃案。这条古道是古都长安和西域联系的纽带。古代西域,初时仅指天山以南的新疆南部和东部,有许多在绿洲上发展的“城邦”安菲特里忒,对内地汉族政权时附时叛。”
(来源:360百科)
作者有话说:这篇游记(上)真的是写的我肝颤,太费劲了。这次我们一共到了两个省——甘肃省和青海省,甘肃省的景点还有三个我会在(下)继续讲,关于甘肃省和青海省我更喜欢哪个我也会在(下)具体写。这篇游记很长,还有好多图,总之,谢谢你耐心地看完了一部分,也希望你继续期待下去,我会走心地好好写的。
福利:

活在B612里的女人没有发言权。这张,p过。




昨天说山野男医,我觉得我每天只能推送一篇太亏了。所以,接下来是,SWJ女士倾力打造,网红小照片两张。(我都觉得自己技术好,real人美心灵手巧的SWJ女士,为SWJ女士疯狂打call!)


在夏末的夜晚里,不知道你会想念谁天铁论坛吧。
希望你睡个好觉,梦到自己想念的人和事情。
这个甜蜜的让我们彻彻底底快乐的夏天就要过完了,小腿水肿不过还好,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
那就,跟自己身边的人在心底道一声晚安,整个宇宙陪你入眠。
晚安。
完成于2017.8.23晚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01.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