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长河女人的哪些秘密不能让男人知道--原创旗袍

女人的哪些秘密不能让男人知道?-原创旗袍

第1章 比武招亲
“呵!这不是赤灵国第一天才楚九歌吗?竟然被一个低贱的小丫鬟打得像死狗一般?太惨了一点吧!”
“这消息你就落后了,前几天楚九歌偷了她未婚夫秦少主家的至宝大罗丹,然后被打废了,还给被退了婚。如今已经她是赤灵国第一废物了,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杀了她。”
“有这样一个手脚不干净的未婚妻,秦少主也够倒霉的,跟着一起丢脸。”
“砰砰砰!”在众人的议论声之中,前方的擂台之上传来了拳拳到肉的声音。
“噗!”鲜血从一个狼狈的少女口鼻之中喷出郑秀康。
另外一个容貌俏丽的小丫鬟见到她这般凄惨,不但没有手下留情,反而下手更加的狠辣。
众人惊道:“楚九歌都要被打死了,也不打算认输吗?”
“她都被退婚了,肯定是怕嫁不出去。所以才来参加这一次招亲比试,想当容王的未婚妻,给容王冲喜吧修月琴!”
“嗤!曾经的赤灵国第一天才竟然要去嫁给一个短命鬼,真是堕落!”
“一个废物一个短命鬼,那也是绝配啊!哈哈哈!但是我看楚九歌根本没有那一个能耐赢,你看,连秦家的一个小丫鬟不过。”有人嘲讽的大笑了起来。
“嘭东汉霸王传!”楚九夜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那一个小丫鬟狠狠地踩在了她的心口,楚九夜的脸变得惨白如纸。
楚九歌用着绝望的眼神盯着她,似乎在询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不是不想认输,而是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
今日比武招亲之上她的这一个对手便是她前任未婚夫的贴身丫鬟小蝶,以前对她恭恭敬敬,特别热心的撮合她和秦寒哥哥。
她难以想象,今日心狠手辣之人跟以前那一个小丫鬟,竟是同一个人!
昨天,因为秦寒知道她要来参加这次容王的招亲比试,特意吩咐小蝶来找她。
秦家的事情秦寒这一个少主也无可奈何,他爹不肯听他的解释,是他对不起她!
但他会帮助她在这一次比武招亲上获胜,送给了她一瓶丹药。
听到这番话楚九歌被感动了,认为秦寒对她还是有情意的。
一切都是因为楚家对她这个野种有偏见才故意陷害她,如今她已经变成了废物了,也不奢求嫁给秦寒哥哥了。
只求在这一次比武招亲上获胜拿到丹药救娘亲,就自我了断了。
她哪里能想到,自己倾心爱恋的未婚夫送来的不是帮助她获胜的丹药,而是毒。
这种毒,能让她在比试的时候说不出一句话,就连‘认输’两个简单的字都没办法说出,只能被小蝶活活打死。
“我那么爱慕少主,而少主竟然要娶了你这个野种,我今天就要活活的打死你。”小蝶的脸上露出了森冷的表情,运转灵力想要直接踩爆了楚九歌的心脏,
“噗……”楚九歌喷出了一口鲜血,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感觉自己要死了。
娘亲,女儿没用,还是救不了你……
心脏似乎被一吨重量的货物压着,九歌觉得呼吸极为的困难,脑袋一片混沌。
她这是在哪粉小狞?
她可是二十三世纪的第一神偷,因为她的特殊异能被一个疯狂研究所盯上了。张长河
在被追杀了四十九天之后他们无可奈何,结果放出了炸弹跟她同归于尽了。
得不到的东西,这一群疯子就不惜一切代价的毁掉。
她应该死了,可是……
她看到了一个女人露出狰狞丑陋的面孔正踩在她的身上,活腻味了!
楚九歌眼里闪过了一道寒光,她的手突然间动了!
刹那间,小蝶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凉飕飕的。
“啊!”一阵惨叫声传来,小蝶发现自己的裙子全部都消失了。
她现在下半身什么都没有穿,白花花的一片,周围这么多人,被人彻底的看光了。
她的脸色煞白,身体颤抖着,楚九歌瞬间一跃而起。
“嘭!”的一声,一脚踹到了她的脸上,把人给踢飞了出去。
“咳咳咳!”心脏受伤严重,楚九个歌痛苦的咳嗽着。
吐血太多,似乎让那毒药的药效变弱,她总算能发出声音了。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还有陌生的自己。
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我……我累了,我把我的身体和记忆都给你,答应我,一定要治好我娘亲。求你了。”
一瞬间,九歌得到了另外一个名为楚九歌的少女的记忆。
娘亲未婚先孕让楚家蒙羞,在楚家并不好过,但是对她却是极为的好的。
同龄人该有的她都有,而且修炼天赋卓越,小小年纪就成为了赤灵国的第一天才。
天才的光环让她骄傲自豪,也因为这个,她成为了自己爱慕之人的未婚妻。
可是好景不长,实力在楚家排行第三的娘亲外出任务重伤,她为了救娘亲去向未婚夫求救。
未婚夫拿出来了他们家族最珍贵的丹药送给她去治疗娘亲,她感动不已。
可是当她满心欢喜的拿着丹药离开秦家,整个秦家的高手把她给包围了起来,说她偷了他们秦加的丹药。
秦家人完全不听她解释就把她打成重伤,她这个赤灵国第一天才被彻底的废掉。
秦家甚至说她人品低劣,直接解除了婚约。
九歌对她道:“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秦寒设下的局吗施斌聊斋?如果秦寒是真心实意的送丹药给你,秦家怎么可能会那么对你!而且丹药之珍贵,也唯有秦家主能拿得到,他一个少主可没有这能耐。”
九歌想起了秦寒的那一张脸,非常的俊美,难怪把楚九歌迷得神魂颠倒,可惜却是一个薄情寡义的渣男。
楚九歌愣住了,“不会……不会的!我不相信!”
“如果你不相信,那么你别消失的太快了,我再给你看一场好戏!免得你死的太冤了。”九歌淡淡的道。
就在这个时候,羞怒不已的小蝶脸上带着狰狞之色,灵力爆发,再一次对楚九歌出手!
她冷声道:“楚九歌,你竟然敢用卑鄙手段毁我清白,给我去死吧!”
当众被那么多男人给看光了身体,她清白不保,再也没有机会成为少主的小妾了。
心灰意冷的她想要拉着楚九歌同归于尽。
“主子,这一场可笑的比武招亲,需要属下去终止吗?”这不远处的地方,一个冰冷带着杀意的声音道。
第2章 渣男嘴脸
主子身体不好整个赤灵国人人皆知,这一场比武招亲只是一场笑话而已。
在赤灵国,凡是有身份的千金小姐也绝对不会愿意嫁给一个将死之人守活寡。
所以来的参加这一场比武招亲的女子身份都不高,比如那些家族不待见的庶女,甚至还有一些想攀高枝的侍女?
他主子何等身份?岂能让这一些货色成为他的未婚妻?
举办这样打一场比武招亲,完全是在羞辱主子。
墨一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把这一个比武招亲的擂台给砸的稀巴烂。
“不用了,继续看下去!”低沉的嗓音从墨一身后传来,声音富有磁性。
他对于这一场比试有点儿兴趣了,因为比试台上那一道纤细的身影,那一双漆黑清澈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眸子。
“楚九歌!”他想起了这个名字,低声的道。
“主上……主上……你……你不会看上那小丫头了。”墨一看向那满脸血污,看不出哪里像女人的假小子惊愕的道。
“闭嘴!”冷酷不容置喙的声音传出。
“是!”
面对小蝶狠辣的攻击,只剩下灵魂体的楚九歌惊道:“小心,小蝶虽然是一个丫鬟,但也是一个凝体境三重的修灵者,如今我这一个身体已经被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她不想这一个女子刚刚接手她的身体就死于非命,她还想她能帮忙救娘亲。
九歌眼底闪过了一道幽光,她虽然穿越到了这异世界,但是她的异能似乎也跟着过来了。
这是一个修灵的世界,他们吸收灵力,强化身体灵魂,让他们拥有很强的战斗力。
修灵的境界分为凝体境、凝魂境、炼灵境等等,每一个境界分为九重。
她也想看看,这个凝体境三重的修灵者,到底有多么厉害?
“丫头都有凝体境三重的实力,不愧是赤灵国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的人!侍女都有这般实力!”
“好好的楚家嫡系九小姐,要是被一个侍女在容王比武招亲上被杀了,恐怕楚家也要跟着丢人!”
“楚九歌她绝对死定了!”
围观比武招亲的人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北京颂歌简谱,而满身血污的九歌眸光平静无波,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太慢了!”
这小蝶虽然是一个修灵者,但是她的每一个动作在九歌的眼里像是在放慢动作一般,到处都是破绽。
因为她的这一双眼睛,非常特殊!
“嘭嘭嘭!”九歌直接几拳头朝着小蝶砸了过去。
击中的部位都是九歌特意选中的,每一次击中都足以让这一个女人痛不欲生,又不会立刻要了她的命。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听了露出了惊骇之色。
楚九歌这是发威了!
“嘭!”小蝶像是死鱼一般的落在了比试台上。
上一次消失的是裙子,这一次她的上衣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她双臂捂着身前,浑身颤抖,惊恐的瞪大眼睛。
楚九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她身上的衣裙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嘭!”楚九歌这一次直接踩在了她的心口。
她低头冷冽的盯着小蝶道:“衣服消失只是开胃小菜,接下来我可要把你的心脏给偷出来。”
冷酷的声音让小蝶打了一个寒颤演绎论坛,她……她绝对不是楚九歌,是鬼,一定是鬼?
楚九歌被厉鬼附身了!
“给我大声说出来,到底是谁让你来这里专门对付我?否则你的心脏会像你的衣服那样不翼而飞。”
九歌狠狠的踩着她的心脏,然后神情悠闲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这一双手比她的那一双要小,要无力迟钝很多,用起来还不太习惯。
“啊啊啊!不要挖我的心脏,我说……我什么都说?”
“是我们家少主,我们家少主说你曾经是他的未婚妻,参加容王的招亲大比实在是太让他丢脸。所以他让我给你喝毒药,那种毒药能让人暂时说不出话,让你没办法认输,然后被打死在比试台。”
生怕这恶鬼不满意,小蝶可是用她最大的声音吼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本来只是盯着她雪白的身体看得饶有兴致,结果听到了她这番话,众人心惊不已。
秦少主退了楚九歌的婚不说,竟然还指使侍女害死她,实在是太歹毒了吧!
楚九歌道:“现在,你明白了吗?”
楚九歌看到这身体里那虚弱的灵魂,在颤抖着流着血泪。
深爱的男人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想要她惨死,简直是剐心之痛。
人群之中掠过来了一道蓝色的身影,他对着擂台上的人道:“楚九歌,住手!小蝶可是我的贴身侍女朴贤珍,你竟然敢对她下此狠手!”
男子美衣华服,那一张俊逸的脸加上他都城四大家族之一秦家少主的身份,让他成为半数京城女子的梦中情人。
这一个人便是秦家少主,秦寒!
他站在比试台下,满脸怒容的看向楚九歌道:“你以为逼得小蝶说出这番话抹黑我,我就会注意上你吗?楚九歌,从你盗走我楚家的大罗丹那一天开始,我们已经结束了,你死心吧!”
“你曾经好歹也是我的未婚妻,才被我退婚没有三天就来参加容王的招亲比试,实在是让我蒙羞。还不赶紧认输,把这一个机会让给小蝶。小蝶一个侍女那么努力修炼有今天的实力太不容易了,绝对有资格去容王府去享受荣华富贵。”
此时那一个流出血泪的楚九歌,哭都已经哭不出来了。
她此时终于看清楚了这一个男人的真面目,心如刀割。
楚九歌眸光一转,看向了秦寒了冷声道:“我今天一定要成为容王的未婚妻,谁敢阻拦,我灭谁!”
楚九歌的娘亲危在旦夕,嫁给容王,得到容王府救命的丹药九转还魂丹,这是就她如今唯一想到的救人办法。
答应她的事情,她自然会做到,谁敢碍事试试!
之前那一个被人欺辱的少女,那一双眼睛透着的寒意让人感觉到心惊不已,这般杀气实在是吓人。
秦寒愣住了,总感觉他见到的楚九歌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以前即使她修炼天赋傲人,见到他却依旧带着小女人的心态,对他很温柔,依赖他相信他,对他唯命是从。
而如今却能对他喊打喊杀,冷面相对,秦寒受不了这样的差距。
“你是第一个,那么先解决你!”
楚九歌掐住了小蝶的脖子,把人给提了起来,小蝶的身体悬在空中挣扎着喊道:“咳咳咳!公子……公子救我……”
“楚九歌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还不把人给我放开。你有什么怨言冲着我来,跟小蝶没关系!”
“你算是哪根葱?本小姐需要听你的话吗?”楚九歌睨视他道。
这般嚣张目中无人的态度,让一向被楚九歌捧上天的他心里极为不平衡,秦寒怒火中烧的冲上了擂台。
“楚九歌,你敢杀我的侍女陈红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强大的灵力爆发了出来,冲向楚九歌,一道道劲风朝着楚九歌袭去吉增佩玛。
第3章 手撕渣男
众人惊道:“秦少主可是凝体境七重的天才,要是楚九歌没有被废还能挡得住。现在楚九歌已经是一个废物了,恐怕会被秦少主给秒杀。”
九歌眼底闪过了一丝幽光,这个世界的力量的确特殊也很厉害,但是凭他秦寒的这点能耐就想要她的命,那实在是小看了她第一神偷九歌了。
她不只是看到了秦寒周身的那一股透明的力量,还能看清楚他攻击的轨迹。
楚九歌把那小蝶踹向了那一道攻击最终的落点,身形一晃离开了原地!
“啊!”一声惨叫,身体在空中呈抛物线飞出。
小蝶龇目欲裂的盯着秦寒,口中喷血的道:“少主,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我明明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啊!我明明那么爱你!”
秦寒也有些诧异,为什么击中的不是楚九歌而是小蝶?
不过这一个女人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死了最好,正好死无对证。
秦寒义愤填膺的道:“楚九歌,小蝶因你而死,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之前他觉得楚九歌避开让小蝶当替罪羔羊是她好运,下一招,他一定要让楚九歌好看。
“唰唰唰!”
楚九歌看出了他几次攻击的轨迹,巧妙的避开了他的攻击,。
寒的脸都要黑的滴血了,他竟然收拾不了一个废物!
秦寒的灵力彻底爆发了出来,竭尽全力想要取楚九歌的小命。
楚九歌脸色淡然的再一次使用异能,可是突然间感觉到双眼有些模糊!
该死,她的灵魂刚刚跟这一具身体融合,这异能有些不太好使……
“墨一!”暗中,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
“属下明白!”
几道黑色的身影倏地出现在了比试台上,每一个人都带着强大的气息,化解了秦寒的攻击。
秦寒脸色大变,“是容王府的暗卫。”
“噗!”一个暗卫狠辣的一掌拍过去,秦寒喷出了一口鲜血跪在了擂台之上。
“秦少主,今日是我们王爷的招亲大比。秦公子来搅局不说,还敢在我容王府的地盘杀人,可真不把我们主子放在眼里!”暗卫冷声道。
九歌一脸坏笑的接话道:“那可不一定啊!也许秦少主就想找一个男人嫁了呢!所以特意来参加这一次招亲比试,你看这一张脸不止惹女人爱也能惹男人爱!不过看样子你们家王爷看不上他。”
在暗卫的强大气势之下,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而楚九歌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秦寒的身边,揪住他的头发,让他的脸面朝着大家,拖在地上往前拽。
刚才这渣男差点重伤她了,此时楚九歌恨不得揪得他秃顶!
没办法,她九歌就是这么睚眦必报的主。
“嘶!”秦寒感觉头皮都要被人撕下来了,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一些暗卫们嘴角微微一抽,楚九小姐真彪悍,这是要直接手撕了负心渣男吗?暗卫冷声道:“秦少主今日破坏我容王的招亲大比,而且还辱骂我容王,伤我容王妃候选人,来人啊!给我打入容王府的地牢里去。”
秦寒道:“各位大人,我刚才是被这一个女人给气昏头了才做出这般失礼的事情,还请你们手下留情。”
“啪啪啪!”楚九歌一挥手,赏了这渣男几巴掌!
楚九歌嗤笑道:“做了就是做了,做了还不承认,算是什么男人?”
其他人也挺瞧不起这位秦少主的,往日风光无限的秦少主竟然是这样敢做不敢当的人?
他们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当他们都瞎了吗尘光旧梦?
那暗卫道:“那你说我们家主子是病秧子,快死了,说九小姐来参加我们王爷的招亲大会让你丢脸了?我们王爷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竟敢说出这番话来,找死!”“给我拖下去!”暗卫们铁面无情,管他是什么少主,一概拖到地牢再说。
那暗卫对楚九歌道:“若是楚九小姐还没有打过瘾,要不再给你打几巴掌再拖走?”
其他人惊愕无比,这容王府的暗卫一向冷面无情,可是对楚九歌这废物却这般好声好气的说话。
楚九歌揉了揉手道:“我不打了,这家伙的脸皮太厚,打得我手痛。”
“噗!”听了他的话众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秦寒双目喷火,该死的楚九歌竟然骂他脸皮厚孙蝶。
不过能避免再被扇一巴掌,他也松了一口气。
结果楚九歌笑道:“如果这位大哥愿意替我效劳的话,那就帮我把他打成猪头再带走吧。”
墨一低声的在他们主子身后道:“主子勇者凯撒,那毕竟是秦家少主,你……”
“她要把人打成猪头,那就打!秦家而已,就算杀了,秦家有的是接任少主之位的人。”冷酷的声音传来,带着傲世一切的狂妄。
墨柒得令,便直接动手。
手都不需要碰到秦寒的脸上,一道道灵力眨眼间把秦寒给抽成了猪头。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大俊男瞬间变猪头,秦少主这是被打得连爹娘都不认识了!
“拖走!”
秦寒被拖走了,这一场比试招亲还是继续。
那一些参选的女子见识到了楚九歌那对付小蝶和秦寒狠辣的手段之后,生怕遭到楚九歌的毒手狼吞虎咽造句,没有一个人敢上擂台。
“我……我不比了……”
“小女子弃权!”
“……”
报名参赛的女人一个个颤抖的开口,然后迅速的离开,像是她们身后恶鬼在追她们一般。
这是一个病秧子容王的比武招亲比试,又不是太子三皇子的招亲比试,她们就算身份不高,也不值得为了容王未婚妻这一个身份这般拼命。
于是,楚九歌得到了第一。
“你比我强,比我厉害,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救我娘亲的,我……我要消失了……”楚九歌虚弱的声音传来。
“好,我九歌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一向信守承诺,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我这便是占用你身体,在这个异世再活一次的报酬!你下辈子也擦亮眼睛,别再错信、错爱了渣男。”
“多谢!”楚九歌朝着她鞠躬,然后消失在她的面前。
九歌感觉她是真的消失了,从此以后,她就是赤灵国四大家族之一楚家的九小姐,楚九歌。
“恭喜楚九小姐,贺喜九小姐,奴家这就送进容王府。”一个哑嗓子的太监笑得无比灿烂走了过来。
楚九歌道:“好啊!”
第4章 妖孽一枚
等到了容王府的大门前,那太监有些惊讶楚九歌不但没有被容王府的人羞辱,反而成功走进容王府,不过他却被轰走了。
容王府招待她的是容王府的管家容轩,这位管家极为俊美年轻,完全不比那一个秦少主差。
她问道:“你是不是可以带我去见一见我那一位未婚夫了?”
“九小姐身受重伤,王爷说必须先让你疗伤好了才能去见他,还请九小姐稍等一会儿。”
之前她被那一个小蝶伤的不轻,这一具身体状况是很糟糕,她也接受这一番好意。
她道:“那就先去疗伤吧!反正我已经赢了,这一个未婚夫是跑不了的。”
暗中的墨柒听到了这话嘴角微微一抽,去跟他们家主子汇报。
“主子,楚九小姐可是对你志在必得啊!”
“我也没有打算跑啊!”完美的嘴角微微的上扬。
“只希望她不要被我给吓跑了。”他低声呢喃道。
容王府给她用的疗伤药是最好的,上完药之后一点都不感觉到疼了,这一些药她在楚家是碰都没有机会碰。
楚九歌的双眼更亮了几分,看来她这一个未婚夫虽说是一个病秧子,但是确实一个超级有钱的主啊!
疗伤好了之后,又被一群侍女倒腾了一下。
那一个被欺负的惨兮兮的可怜虫大变了模样,比起京城之中的贵女公主都要美丽。
“九小姐真美!”这一些侍女由衷的赞美道。
楚九歌站在那全身镜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如今这个身体的模样。
五官精致,如白瓷一般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黑发如瀑一般落下散落在了腰间。
眸光流转,让她这绝美的脸庞多了一丝魅色,勾人心魂。
如今她的身体还未满十五岁,若是再过几年,楚九歌自己都难以想象会成为怎么样祸水一般的美人?
她以前的皮囊也不差,但是不似这个身体一般,让自己看了都觉得勾人啊!
“以前奴婢只听说九小姐修炼天赋极高,却没想到九小姐会是这般倾国倾城的女子,那什么都城第一美人,比起九小姐差远了。”
楚九歌实在是美的动人心魄,所以这一些侍女的嘴上像是抹了蜜一般,不停的夸!
而且这可是她们未来容王妃哎!更是要全力讨好啊!
以前……
楚九歌眸光一沉,想起了以前楚九歌的打扮。
因为楚家的那位大小姐说秦寒喜欢穿黑衣的女子,觉得穿黑衣的女子更加的吸引人。
而且还不喜欢太柔弱的,顺便给她画了一个中性化的妆容。
再加上她年纪本来就小,没有发育好,打扮成这个样子完全成了一个假小子。
她这样在都城的那一些打扮的靓丽的闺女千金之中,除了修炼天赋出色之外,没有任何出彩吸引人的地方。
肯定是楚家的那一些女人知道楚九歌正常的打扮,会出色得让她们黯然失色,才如此算计。
她却从未察觉,接受了她们的那一些好建议。
娘亲曾经说过她,但是那个时候楚九歌被秦寒虚情假意的夸奖一番,飘飘然了,真的以为这般模样是最美的,所以坚持如此的打扮!
娘亲也没有在说什么了,而且有时候太过美丽耀眼也会找来灾难!
“嘭!”当楚九歌从房门之中走出来,看到那一张绝美容颜的人一个个都张大嘴巴,这赤灵国竟然还有如此美貌的女人。
但是,能从那房间里走出来的,除了他们未来王妃还有谁?
王妃竟然生的如此美丽,也许真的能让王爷铁树开花也说不定啊!
“咳咳咳!”管家容轩咳嗽几声让他们回过神来。
他道:“九小姐,这边请!王爷在后花园等你。”
“好!”楚九歌爽快的笑道。
容王府的后花园很大,汇集了全天下各种珍贵美艳的花朵。
而在这样五彩缤纷绚烂的花丛之中,那一抹遗世独立的白色身影吸引了楚九歌的注意。
楚九歌一点都不淑女的大步走了过去,只是一个背影却这么美不胜收,正面看一定更加的绝世无双。
楚九歌的猜测是对的,眼前这男人拥有一张完美的脸,美的宛若上天神作一般,令人窒息。
一袭白衣不然一丝尘埃,他正在闭着眼睛小憩,即使那般平静坐着,却能让周围的花朵都失去了一切颜色。
这么美的男人,楚九歌感觉自己心痒痒的,伸出手捏住了他的下巴道:“验货完毕,是真的美人,这样的模样做我的未婚夫,本小姐很满意!”
那般安静的美得不似人的男人倏地张开了那一双紧闭的眼,楚九歌对上了一双紫水晶一般的眸子。
这一双紫水晶一般的眸子流转着潋滟的光芒,能把人的心魂都给勾走了一般,还带着让人心生恐惧的寒意。
他深深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大胆的女人,用着沙哑的道:“有了这双眼睛,你还觉得满意吗?”
楚九歌惊得松开手呢喃着,“妖孽啊!”
这一双眸子妖冶无比,若说之前的他像是不染凡尘的花中之神,那么此时的他就是祸乱天下的妖孽,更加的撩动人的心。“妖孽’这两个字被容渊听到,刹那间他眼里闪过了危险的气息,冷声道:“妖孽……”
“我以为我这个身体再过几年绝对会成为天下第一妖孽,现在看到了你知道是无望了,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楚九歌叹气道。
那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盯着他道:“我的未婚夫长成这般模样,真的让人难以把持得住啊!”
这一双眼眸没有让他更丑,反而更加的好看,自然再满意不过了。
“你不怕吗?这双眼睛。”那一双紫水晶一般的眸子越发的妖冶,带着危险的寒意。
“多漂亮啊!想当初我为了美美的那么麻烦的带美瞳,而且都找不到这么正的颜色,这颜色像是这世间最美的紫水晶,让我忍不住想要偷走?”看着那双眼睛,楚九歌心痒痒的,职业病犯了。
漂亮的,珍贵的,这时间独一无二的宝物,是她第一神偷九歌的最爱。
那眼神宛若看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般明亮,宛若浩渺的星空,容渊微微一怔,他这一个比武招亲招来的未婚妻果然跟寻常人不一样。
那身上危险的气息瞬间消失,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道:“想偷走我的双眼,廖晓乔你不可能做到,要不要我跟你换换?”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136.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