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怎么死的婚 乡土--抢-文学真相

婚 乡土||抢-文学真相


抢 婚
《天池小小说》2008年第7期首发
文/若金之波

金蛋虚岁三十了,还是电线杆上挂灯笼——有明(名)的光棍。金蛋除了一身力气和胆量,一无所有尴尬青春,所以一直没有媳妇儿。有人撺掇金蛋说:“东南山下的花柳乡人,自古以来实行抢婚。你有力气,又有胆量,怎么不去抢一个媳妇儿回来?”金蛋信以为真,经常彻夜思考,接受了这个建议密春雷年龄,于第二天早上人不知鬼不觉地出发了,打算到东南山下的花柳乡去碰碰运气。
花柳乡人实行抢婚的历史可以追溯好几百年。这里的姑娘长到十七八岁,要出嫁了,赶上腊月二十三,就精心打扮一番,坐上花轿,由人抬着上路。这时,一群未婚的年轻后生早已在家里布置了新房,然后一齐候在山路上,准备实施抢婚暗夜清音。抢婚的规则是:谁第一个摘下了挂在轿顶上的绣荷包——新娘的信物,谁就可以做新郎,然后由村长兼族长主持婚礼,所有落选的后生都去祝贺。为了第一个赶到花轿前,后生们不仅要赛脚力,也要比武功,只有把最强健的对手打败了,才能如愿以偿;但又不能恋战,一恋战,就会被别人钻了空子。所以,抢婚不仅需要一身武艺,也需要智慧和运气,真的很不容易。从小开始,后生们就有意识地练武功,把身体摔打得像铁人似的,就是为了长大后好抢婚。姑娘们虽然坐上了花轿还不知道新郎是谁,心中惴惴不安的,但她们也乐意嫁给一个武功最高、身体最强的后生,一抢即成黑色神幻,很少有不认账的。但是,抢婚也有不公平的一面,有些读书的后生,眉清目秀,脑子好使,论力气就差点儿;特别是有钱人家的儿子,从小娇生惯养,手无缚鸡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做新郎。后来,这抢婚的规矩就慢慢改了,抢婚成了做做样子:一群花钱请来的后生一拥而上,多是起哄,只有一个后生是真抢99式伞兵刀。因为新娘是早已内定过的,非他莫属,其他后生也知趣,故意掉在后面。新娘也不用为自己捏一把汗,老老实实地坐在花轿里雷凯投资,睡一觉也无妨。

金蛋赶到花柳乡时,正好是腊月二十三的早上。站在山项上,金蛋看见四周山脚下走过许多抬花轿的队伍,也看见了“抢婚”的场面:花轿一出现,就有一位后生紧跑慢赶迎上前去,摘下绣荷包,掀开花轿,朝坐在花轿里的姑娘嬉皮笑脸;一群后生跟在后面呐喊助威,相互打闹徐嘉伟。金蛋一见,信心倍增,认准一个目标就朝山下奔去。见到了“抢婚”的后生,金蛋一声吼叫:“抢啊!”朝花轿狂奔。金蛋的举动把那群做做样子的后生吓了一跳。一个后生问:“你是谁?你怎么敢抢新娘?”金蛋不理他,继续跑。其中一个后生拦住他,突然伸出一条腿,把金蛋绊了个“狗啃屎”。金蛋从地上爬起来,一脚将对方踢倒,继续跑。有人喊:“把这个野小子抓住!”几十个后生便追了上来,对金蛋大打出手。金蛋仗着一身蛮力,挥舞着拳头,跳跃着双腿徐正雨,混战了几十个回合,把他们打得东倒西歪,呼爹喊娘。接着,金蛋顾不上擦把汗,又朝花轿狂奔,两条腿就像绑了火箭洪荒神医,突突突,离花轿越来越近了。那位真新郎早已悄悄跑到金蛋前面去了,金蛋并不知道新郎早已内定了,仍然认准谁第一个赶到花轿前谁就可以做新郎,因此才不顾一切地狂奔。就在金蛋要超过真新郎时,真新郎突然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道:“好汉,你别抢了,新娘是我的。”金蛋一愣,没有理他,继续跑。但真新郎却一把抱住了金蛋的双退,詹雯婷说:“求求你,新娘真是我的,你别抢了。”金蛋以为他耍赖,便像拎小鸡似地把他拎起来,扔在一边,继续跑。这时,金蛋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怪叫。金蛋回过头来,看见真新郎掏出一把刀子仙神易,对准自己的脖子说:“你再抢,我就自杀!”金蛋冷笑一声卢小彧,朝回走几步,突然飞起一脚将刀子踢飞。然后金蛋直奔花轿,把新娘拉出轿子,扛在自己肩上,大步流星地走了。
没走多远,金蛋突然被一群人拦住了,个个拿着锄头、铁锨,为首的就是花柳乡的一位村长兼族长吉拉达·莫兰。他们听报信的说有一个野小子也来抢婚,便一齐赶来了。村长兼族长指着金蛋说:“把人放下!”金蛋说:“凭什么?新娘是我抢来的。难道你们不许抢婚吗?难道你们的规矩不是谁抢到新娘,新娘就归谁吗?”村长兼族长被问得哑口无言。虽然新郎是内定好的,但形式上还是要做做样子,就像真抢一样。村长兼族长不能把新郎早已内定的事说出来,一说出来,抢婚就不是抢婚,而是破坏了老祖先的规矩。但他脑子转得快,马上转怒为笑,说:“抢婚当然是要抢,这是我们的族规。不过天命神童,现在是新社会,还必须征求新娘的意见,否则就违背了法律。你把新娘放下来,问她同意不同意。”金蛋只好把新娘放了下来灞桥柳简谱。
谁知新娘刚一落地,便大声说道:“我同意!”
一句话落地有声,吓得众人大吃一惊。
“丫头,你疯了?他可是外乡人啊!”村长兼族长急了。
“起码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有力气,敢作为,身强体健。不像有的人,就会下跪求饶,就会自杀威胁,男人的骨气全喂了狗!”新娘咬牙切齿地说。
原来,新娘早已从门帘缝里看见了金蛋所做的一切。
金蛋抢到新娘后,花柳乡人受到了沉重打击。他们连夜开会,商讨对策。许多妇女提议恢复老祖宗的规矩:真抢!但男人们却一致反对:如果真抢,只能便宜了那些下力气的粗人;有头有脸的人反而娶不到媳妇儿了。相持不下的结果,他们通过决议:取消抢婚的风俗。

▲发表情况
《天池小小说》2008年第7期首发

▲作者简介
金波(非王金波)张飞怎么死的,笔名若金之波,河南新县人,专职作家和选题策划人。已在《北方文学》《当代人》《山花》《四川文学》《山东文学》《安徽文学》《草原》《小说月报》《小说月刊》《星火》《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故事会》《民间文学》《青岛文学》等一百多家报刊上发表中短小说一千余篇日基奇,出版微型小说集《妈妈的眼泪像河流》《富翁与乞儿》《雪花的传说》《感谢谎言》等12部混世散仙,和长篇小说《我叫王老歪》《橘子树下的爱情》等4部。2014年起涉笔儿童文学,出版了系列中篇童话《红嘴花鸡脱险记》《妙妙乌上当记》《妙妙乌流浪记》《妙妙乌进城记》《妙妙乌打工记》,以若金之波为笔名出版的图书有中篇童话《小乌鸦长大记》《小山猪逃亡记》《小狐狸离家记》《智取真经》。获得冰心儿童图书奖、鲲鹏文学奖、微型小说年度奖、汉语金蚂蚁小说奖等奖项三十多次,入选“中国新文学大系·微型小说卷”“中国小小说50强”“中国微型小说名家档案”“百位农民作家百部农民作品·长篇小说卷”“百年百部故事经典”等。

▲往期阅读
乡情||黄半仙
都市||妻从乡下来
情感||傍肩儿
情感||重新开始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205.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