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馨予无锡坐台命胜利的要素! 毛泽东未掌权时就已经验证了大多数促成革-红日燎原

命胜利的要素! 毛泽东未掌权时就已经验证了大多数促成革-红日燎原



我们继续学习毛百万傀儡兵选,我们学习了毛选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会发现,在中国革命的过程中,绝大多数革命者是认可苏联的道路的。他们听从共产国际的指挥,关键原因也有相信共产国际能给中国指出胜利的道路央金次卓。
高层中似乎只有毛泽东意识到了列宁的道路在中国是走不通的。所以等到他发现共产国际莫名其妙地指示中共向国民党妥协的时候,当国民党举起屠刀之后,毛泽东似乎就下定了决心。

比如说上山,这一步就是决绝的象征。同期共产党人起义失败之后,领导人多数都是再回上海找组织,周恩来,邓小平都是。驰星周但是毛泽东几次拒绝了再回上海。
到了毛泽东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篇文章的时候,大概也只有毛泽东相信自己的道路是通往最终胜利的。而其他人或者说共产国际都在打摆子九二海战,热的时候觉得明天就赢了,要干就干大城市,冷的时候又悲观失望。
为了给大家解释清楚,为什么是可以乐观的,毛泽东除了讲世界帝国主义和中国的矛盾激化,还讲了国内矛盾必然激化的道理。然后指出:对革命的前途的信心,来自中国需要彻底的革命,否则各种矛盾根本不能消除生死寻人。
这个宏观的本事,真正的军人们还真的不具备。像这类的视野还真的是待在最高层的领导位置上得知的,这就是当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长的好处。
1929年2月彭秀霞,中央曾经给朱毛写过信,对形势很悲观。毛泽东在4曰日给中央回信中表示,最困难的时期会伴随敌人的疯狂而过去。“屠杀主义⑽固然是为渊驱鱼,改良主义也再不能号召群众了。群众对国民党的幻想一定很快地消灭。在将来的形势之下,什么党派都是不能和共产党争群众的刘庆新。”
最有意思的还是这样的表达:“党的六次大会⑾所指示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是对的:革命的现时阶段是民权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
能看出来这是在说什么吗龙之峰帝人?我其实很晚才看明白这主义是干什么使的。所以我也很纳闷,很多人怎么面对主义满天飞的文章还读起来是津津有味呢?

为什么要先说六大指示是对的呢?这是因为中央的指示中包含着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是在悲观的情况下,中央指示在大城市里目前任务是争取群众而不是马上举行暴动。这是对的,因为伤害太大了。
但是同时还要求朱毛停止在农村搞武装斗争,这就令人不解了。毛泽东认为“但是畏惧农民势力的发展,以为将超过工人的势力而不利于革命,如果党员中有这种意见,我们以为也是错误的。因为半殖民地中国的革命,只有农民斗争得不到工人的领导而失败,没有农民斗争的发展超过工人的势力而不利于革命本身的。”
认为农民势力超过工人的势力将不利于革命,这种奇思妙想真的叫人无语啊,这就是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理解。他们似乎并不特别在乎中国人的一切。他们甚至也不是很在意中共能不能赢,而在乎的是中国革命他们是不是能够把控重生步步芳华。如果中国的农民势力大于工人势力,那么这样的胜利就不符合他们的定义。说到底这样的胜利将使得他们无法把控,是不是这样呢?
毛泽东当时回信中表示:
”中央要我们将队伍分得很唐朝绮丽男小,散向农村中,朱、毛离开队伍,隐匿大的目标,目的在于保存红军和发动群众。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们从一九二七年冬天就计划过,而且多次实行过,但是都失败了。“
大家注意这一段啊。后来毛泽东掌舵之后,遇到日寇。毛泽东就是这样分兵的。为啥内战分兵就是错误的,而对日寇分兵就是正确的呢?想想看,这该是多么奇特转世圣女啊!
半年之后,毛泽东认识更加完善了,于是他对前面给中央的回信中的缺点给予纠正。说“所举不能分兵的理由,都是消极的,这是很不够的。兵力集中的积极的理由是:集中了才能消灭大一点的敌人,才能占领城镇。消灭了大一点的敌人,占领了城镇河娜京,才能发动大范围的群众,建立几个县联在一块的政权。”
毛泽东接着说:
“至于说到也有分兵的时候没有呢?也是有的。前委给中央的信上说了红军的游击战术,那里面包括了近距离的分兵“
“我们三年来从斗争中所得的战术,真是和古今中外的战术都不同。用我们的战术,群众斗争的发动是一天比一天扩大的,任何强大的敌人是奈何我们不得的。我们的战术就是游击的战术张馨予无锡坐台。大要说来是:‘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固定区域的割据⒀,用波浪式的推进政策。强敌跟追,用盘旋式的打圈子政策。’‘很短的时间,很好的方法,发动很大的群众。’这种战术正如打网,要随时打开,又要随时收拢。打开以争取群众,收拢以应付敌人。三年以来,都是用的这种战术。”
这段话是宝贝啊。看看这句“我们三年来从斗争中所得的战术,真是和古今中外的战术都不同。”你还认为毛泽东军事思想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应用吗?
毛泽东在1929年给中央的信里就写的明明白白,古今中外都不同,那不就是他的创造吗?面对这样天才的创新,中共领导层表现出很不在意的态度。连朱老总也只是认为这是游击战法,登不得战略高堂的。



毛泽东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激情万丈地做出了预言:
“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张翰奇,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如果我们对中共党史熟悉的话,就会知道:毛泽东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他已经找到了中国革命的道路。此时他已经验证了大多数促成革命胜利的要素,例如建政权,土改,例如游击战略与战术。主要要素中似乎就差一点了,关键是这些东西真的在他心中已经形成了。
我们现在产生了一个很美妙的感觉,就是学习毛选还真的要配合着中共党史来学习。
来源:“子任书院”微课堂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214.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