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戒毒所如梦一般的生死之旅-她故事

如梦一般的生死之旅-她故事

我现在在哪?为什么大街上空无一人?
我只记得我正在做出租车从学校到火车站和爸妈一起去旅游的姬丝阿奎诺,我是睡着了吗?这是梦?车子还走是吗?
“喂!”我回头发现一个少年好像在叫我,应该就是在叫我,因为宽阔的马路上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我赶紧跑过去:“你好,陈子湄请问这是哪里?我想去火车站吴乙彤。”过了好久,少年才说:“跟我走蒋梅英。”
我好像找到救命稻草一般,跟着他的脚步,还不时的发问:“我们要走着去火车站吗?”我得不到回答。“为什么马路上都没有人啊?平时都很多人的?”我得不到回答。“你也是迷路了吗?”我得不到回答。气氛安静的诡异,让我有些发冷。“请你站住好吗?!”我几乎是以命令的方式说出这句话。

少年站住角度,回过头来看我西园寺踊子,冷冷的说:“我只是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哪里是我该去的地方?”
我依然没有得到答复,又是可怕的安静。
“我感觉有些冷,我们找了地方吃点东西暖和一下再走好吗?”
“你不会感到冷的,走吧。”我在少年的眼睛里明显的看到了一丝抱歉。
我回想着我在出租车上的种种细节,以及现在安静的马路上的情况,我想我明白了。
“我。。。我是出车祸了吗?我。。。死了。。。”自己知道事情后的我出奇的安静,我死死的盯着少年的眼睛卓杏生,我想从他那得到确定的答案。
他走近我,看着我的眼睛,带着同情,紧紧的抱住了我,好吧一切都很清楚了。
“我会平安把你带到目的地的好吗?强制戒毒所”
“好,谢谢你,请你路上陪我聊聊天,我会孤单。”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路上我一直都在讲述自己的事情法师伊凡,从出生到长大,从父母讲到朋友红狼犬,从朋友讲到暗恋的男生,只是他一直没讲自己的故事,我也没有刻意去问。
我想大概这就是目的地了,因为他不再走了希斯堡惨案。我该彻底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吗?
“谢谢你陪我走这一路,还听我说话。”我对着少年做最后一番告白。
“应该我谢谢你,走吧,再见林卡尔钙片。”正当我莫名其妙的时候,他用力推了我一把,我也终于看到了他的微笑,那么灿烂阳光。再见,我的朋友!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牛金生,一道刺眼的阳光让我感叹天堂真是温暖。可我为什么模糊中看到了爸妈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
一周后孙紫晴,我见到了那个少年,不,应该说是他的墓地。
爸妈告诉我,我乘坐的出租车与他所骑的自行车相撞,他重伤,死亡暴力仙姬,我只是轻伤,昏迷了几天。没有家属来认领他的尸体,没人知道他的生前的事情。
那个最后给我一个灿烂笑容的少年,我有话和你讲。
原来是我陪他走了最后一段路。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280.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