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男人婚后2年没有夫妻生活,婆婆却逼我生孩子,竟做这么过分的事!-超好看小说

婚后2年没有夫妻生活,婆婆却逼我生孩子,竟做这么过分的事!-超好看小说
看超好看小说,让自己活得更温暖

“阿言,把浩南还给我,好不好?”安静的咖啡厅内松原启众网,一个身着碎花长裙的女人,楚楚可怜的朝着坐在对面的顾言祈求道。
“徐雅安,凭什么?”顾言眉眼一挑,语气冰冷的问道。
“因为……我爱他,浩南也爱我,阿言,你跟浩南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徐雅安哽咽着声音,一滴滴的泪水从眼眶划出,掉落在女人但是手背上。
“呵呵。”听着这个女人的声音,顾言满脸的讽刺,丝毫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缓缓响起:“如果你真的爱他,当年他出车祸昏迷不醒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离开他远嫁美国?”顾言的声音依旧没有一丝的波澜失身为妾,甚至在看这个女人时候姚珠龙,眼神充满了鄙视。
一个为了金钱可以抛弃自己未婚夫的女人,她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同她讲下去了,看了一下时间,今晚上她还得陪陈浩南参加一场慈善晚宴。
“不好意思,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走了。”话音落下,顾言推开椅子站起身体,朝着咖啡厅门口走去。
“不要走!阿言……”徐雅安见眼前的女人要走,立马也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化验单:“阿言,我怀孕了,我怀了浩南的孩子。”
女人刺耳的叫喊如湖面上的一颗石子,瞬间打破了顾言心中的平静,纤细的后背微微一怔,抬起的脚步停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顾言转身神笛陶艺村,脸上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徐雅安轻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算计:“阿言,我早在一年前就跟前夫离婚了,半年前我在美国遇到了浩南,是他把我带回了A市的,如今,我怀了他的孩子,我不想让这个无辜的生命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所以,我才来找你的,求求你,把浩南让给我吧吴逸文。”
“啪”!
在徐雅安的话音刚一落下,重重的把掌声甩在了她的脸上,女人不可置信的捂着脸颊:“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琉璃夜?”
“就凭我是正妻,你是个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顾言收回自己的手,缓缓道。
从始至终,她都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可是,做出的每一件事情,却又是那么不拖泥带水,毫不手软。
在约顾言前,徐雅安踌躇满志,可现在,她的心中隐隐泛起了不安的感觉,这样子的顾言,已经不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单纯好欺负的女孩了。
“阿言,我知道你为了浩南付出了很多,可是,感情的事情并不是用付出多少来衡量的,浩南他爱的一直是我,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徐雅安边说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眸望向顾言,面带讥讽张沐莀,语言越发刻薄:“你知道为什么浩南跟你结婚两年都不圆房吗?因为,他说,他忘不了我,他没办法心里有我的情况下,还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阿言,三个人当中,只有不被爱的那个才是小三!”
“徐雅安,三年不见,你的嘴皮子还是这么溜!”顾言的内心因为徐雅安的话破费特,激起了千层浪,但是,两年的经历让她的表面依旧平淡如初:“浩南知道你今天来找我吗?”
“当……当然知道……”徐雅安眼神一瞟,底气明显不足。
“所以,我把这个录音放给他听,你也不会介意咯?”说话时,顾言从包中拿出一只小小的录音笔:“徐雅安,不是只有你才会玩儿心机,我也会。”
其实,徐雅安今天是背着陈浩南过来的,所以,这支录音笔绝对不能够让陈浩南发现,情急之下,有些慌张的女人伸手就去抢那只笔,边抢边喊道:“浩南已经不爱你了,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呢?把录音笔给我,快给我!”
“别碰我!”
顾言不想跟这个女人废话,拉过自己的裙摆就要走,却在下一秒,徐雅安的身体就如纸片般往后栽,额头直接撞击在桌角上,顿时鲜血流了下来。
两人的动静闹的有些大,咖啡店里有几个看不过去的人便开始交头接耳:“这女人怎么这么残忍啊北界王,连孕妇都不放过。”
“就是啊,自己连个男人都看不住,还好意思出来耍威风,是我早一根绳子上吊算了。”
周围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却如细针般扎入顾言的心脏,刺的她隐隐作疼,而跌倒的徐雅安则洋洋得意的看着被众人指责的女人,哭的更加梨花带雨了。
“徐雅安,我们朋友一场,所以,我才对你一忍再忍,但是,不见得我会让你爬我头上撒野。”
“顾言,你……”徐雅安听完,立马停止了哭泣,周开开瞪大了眼睛望着她。
“我不管你是怀了他的孩子还是出于别的目的,你只要知道,他现在是我的老公,不管是法律还是道德,都只会站在我这边,而你,只会是个被人唾弃的小三罢了。“顾言说完,直接走出了咖啡厅,却在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对着刚刚冲自己说三道四的几个女人道:“但愿你们的老公不会出轨,否则,我怕你们没有我今天的淡定。”
走出咖啡厅,顾言仰头看了眼天空,右手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耀眼钻戒,两年前陈浩南亲自给她戴上的,并且,当着众多亲朋好友的面发誓,要和她好好过一辈子七根胡。
想起过去,顾言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承诺这种东西,还真是世界上最不堪一击的,一个徐雅安,就让曾经的一切,支离破碎了。
开着白色的minicooper在街上行驶,顾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在红灯的时候,她并没有停下车。
突然,眼前跳出来一辆红色保时捷,紧接着是汽车轮胎与地面发出重重的摩擦声,哪怕顾言已经重重的踩下了急刹车名门锦翠,可是,却依旧避免不了两车的相撞。
顾言懊恼的狠狠拍了下驾驶盘,车窗上响起了轻叩声:“小姐,这么大的红灯你没看到吗?”
顾言将车窗摇下,窗外的男人一米八十几的个子,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眸,俊朗非凡,跟她说话的时候,还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这种长期身为领导者才会散发出的气势,以在陈氏两年的经验告诉她,这个男人不好惹。
“对不起,我还有事,这是我的名片,等车修好了,打我电话,我会照价赔偿的。”
这种惹不起的男人,顾言的第一感觉就是逃,所以,话音刚落,她再次发动汽车,直接扬长而去了。
看着消失在街道的车辆,佟辰白的眼眸开始逐渐灼灼,带着一丝探究和饶有兴趣,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眼前浮现的是顾言一张详装淡定的脸颊。
女人,三年了,真是好久不见啊。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按下数字键:“帮我查一个人,顾言,我要她在A市的所有资料。”打完电话,佟辰白冷峻的嘴角难得扯出柔媚的弧度。
顾言,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徐雅安、撞车,这一整天发生的时候让顾言疲惫不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六点了,婆婆王玲此刻正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碗小樱桃,一边送入口中,一边十分不满的问道:“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路上同人撞了车,所以,处理的有些晚。”顾言并不想将白天见徐雅安的事情告诉王玲,于是,便将后者说了出来。
“谁的责任?”王玲一听撞车,樱桃也不吃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顾言的面前,声音有些刺耳,尖锐的指甲几乎戳到她的脸颊:“浩南才刚给你买的车,你就去同人家撞,是不是嫌家里钱多啊,我们浩南还真是命苦,每天早出晚归也就算了,竟然还娶了你这么个生不出孩子只会败家的女人,真是气死我了!”
王玲说话时,保姆沈姐端着中药从厨房出来了:“夫人,汤药熬好了。”
“知道了。”王玲见沈姐出来,也不好再骂人了,只是冷冷的对着顾言吩咐道:“去,把药喝了。”
“妈,这是什么药?”顾言闻着那浓浓的中药味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她可不记得,她有生病。
“送子汤!”王玲十分不耐烦的说道:“你跟浩南结婚都两年了,别人家两年,孩子都快走路了,你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若不是浩南护着你,我早把你赶出陈家了。”
顾言听着王玲的话,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和绝望,婆婆嫌她生不出孩子,根本没给她过好脸色,现在,竟然连送子汤这种东西都用上了,可是,喝再多又有什么用,她跟陈浩南根本没有圆过房,别说是两年了,就是二十年,也生不出孩子。
“妈,这药我不想喝。”顾言推开沈姐递过来的中药,冷冷的拒绝道。
“你说什么!”
王玲一听顾言的话,立马跳脚了,这个媳妇她真是越看越不喜欢,以前同意儿子娶她是因为瞧着身家清白,可没想到,这结婚后,媳妇不巴结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生不出孩子,一想到自己儿子都快三十了陆士嘉,竟然还没后,王玲一把夺过保姆手里的药,命令道:“去!把她给我按住了,今天她不想喝,也得给我喝下去。”
保姆原本就是跟着王玲过来的,自然对自家夫人的话言听计从桀克奥特曼,二话不说,就伸手绑住了顾言的双手,顾言想要拼命的挣扎,可对于个做惯了体力活的女人而言,她的力道真是太小了。
“妈,你不能这样做。我不喝,我没病!”
顾言看着端着黑漆漆中药过来的女人妹之形,犹如黑暗中的巫婆般,心中充满了恐惧,为什么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要让自己来承担呢?
“你说没病就没病了,瞧你这目无尊长,跟婆婆大喊大叫的样子,今天鲍伯·纽哈特,我就替你死去的爸妈好好管教管教,不然以后,你还得爬我头上不可。”
王玲右手捏着顾言的下巴,将散发着浓重味道的中药塞入她的嘴巴内,语气阴狠道:“喝,给我通通喝下去。”
可是,顾言紧抿着唇瓣,黑漆漆的中药顺着下巴全部流进了脖子内剑动九天,王玲见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倔强,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刚想要扬手狠狠打她一巴掌,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男人极为不悦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一听这声音,保姆钳住顾言的手放了下来,王玲脸上的狠辣也不见了,将手里的碗递给身旁的人,十分心疼的说道:“儿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饿不饿啊,我让沈姐给你煮东西吃。”
陈浩南一身黑色西服,儒雅的脸上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了眼蹲在地上不断干呕的顾言,又看了眼缩在一旁手里端着药不敢吭声的保姆,立马就明白过来了。
“妈,我不饿,今晚上我还得和顾言出席慈善晚宴,我先和她上楼了。”陈浩南说完,就扶起地上的顾言,上楼去了。
看着儿子如此护着顾言单麒汶青,王玲的面色更加难看了,对顾言的不喜,也增加了几分。
“夫人,那这药……”保姆有些为难的问道。
“去灶上热着,别以为有浩南撑着就了不起,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王玲吩咐完,又回到了沙发上,端起玻璃碗中的樱桃,狠狠的嚼了几口。
房间内顾言站在衣柜前,将适合今晚晚宴的衣服找了出来,强壮的男人而陈浩南则坐在床沿上,推了下眼镜,看了眼背对自己的女人,声音有些歉意:“小言,刚妈她确实有些不对,不过,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也想……”
听着陈浩南的话,顾言拿衣服的手一顿,缓缓转身,语气有些冷硬:“她想早点抱孙子,就非要来折磨我吗?陈浩南,我俩的事情,你比谁都清楚。”
她一直傻傻的认为那是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呵护和责任,可今天,徐雅安的话让她彻底跌入深渊,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不爱她!
此刻的顾言,根本不想看到这个男人,拿过衣服就要往厕所间走去,却被男人拦住了去路,叹了口气道:“我们是夫妻,就在这里换吧活色生仙。”
“陈浩南,你还知道我们是夫妻啊~”顾言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既然知道我们的关系,为什么还要去搞大别人的肚子呢?”
“小言,你说什么呢,别无理取闹了。”陈浩南听着顾言的话,眉头一皱,随即满是虚伪的宽容道:“我知道今天妈做的有些过分,但是,你也不需要这样冤枉我。”
“冤枉”顾言嗤笑道:“今天我见了徐雅安,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在徐雅安这件事情上,顾言并不打算有所隐瞒,毕竟,那个女人怀孕了,早说晚说,都会有一天被捅出来了。
“什么?”陈浩南一听顾言的话,满脸怒容的抓住了顾言的手腕,气急败坏道:“你是不是去找雅安麻烦了?”
顾言看着这个男人如此紧张的样子,心脏再次狠狠一抽,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竟然还有如此紧张别人的时候孙菲菲被打。
“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欺负一个孕妇!”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297.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