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和风情少妇约好在酒店“聊一聊”,推开门发现房间里有一个更出色的暴露美人!-少年曰

和风情少妇约好在酒店“聊一聊”,推开门发现房间里有一个更出色的暴露美人!-少年曰

爱情就像海面上的天,阳光明媚风平浪静和狂风骤雨船毁桅催都有可能随时出现。
金港湾酒店1708房间,我刚刚和潘玉亲热过,正以标准的“葛优躺”姿势斜靠床头,她背对着我站在床前,葱白似的小手正在身后扣着粉色文匈的搭扣。
我是一个装饰公司的屌丝小职员,无车无房无存款的“三无”产品。
潘玉貌美如花身材绝佳,绝对的尤物。
我时常想,潘玉两年来一直和我“厮混”在一起卢克沃洛,图我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我家世传中医,自小服用强肾健体秘药,特别能“干”,即便是潘玉对我俩的那事儿很贪,但我每一次都会让她感觉很和谐?
“爱情”这俩字儿谁能说清楚?
“刘浩,咱俩分手吧!”潘玉那双迷死人的大长腿轻巧一蹬,套上了短裙。
“分手?嘿嘿,别闹!我这样身形矫健势如虎狼活好又特别能战斗的优质男可是可遇不可求……”
我嘴贫。
刚刚还在床上缠绵悱恻,下了床就说分手,这不是扯淡吗?
“我没闹,咱们还是分了吧!”潘玉转过身冷冷直视我:“你工作三年了,现实是我和你做哎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床,和你在一起,我看不到未来。”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说什么呢玉儿?我马上就要被提设计部总监了,工资也会提升一个档次,前景一片光明……”
潘玉伸手撩了一下额前秀气的刘海,冲我摆摆手:“我可能等不到和你一起迎接光明了,因为我,怀孕了!”
“什么……”我像是亲眼见着三条腿的蛤蟆一样叫了起来!
我可是杜蕾斯的铁杆拥泵,每一次过亲密生活要是不戴那玩意儿她都不让我入港,小BABY难道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脑筋转了一圈儿,我突然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我可以和她一起造小人。
“谁?谁特么的是第三者?”我咆哮。
“好,我就让你死心!”潘玉面色冷淡,轻声吐出三个字:“白天魁。”
“白……天魁?怎么可能?”
白天魁是潘玉的顶头上司,安康医药公司抓财务的副总。有妇之夫,年近四十,五短身材凸肚秃顶。
老牛想吃嫩草,他借工作之机曾经骚扰过几次潘玉,但潘玉从没给他吃过好果子隔山取火,这些她都告诉过我福特越野赛车。
“这个世界已经是没什么不可能的。他说,他会离婚娶我。以后,你自己保重吧!”
潘玉最后给了我一个复杂的眼神,拉开门,脚下的高跟鞋踩着“笃笃”的声响而去。
我的大脑里轰轰作响,两腿一软,整个人向后直挺挺砸在了软软的床上。
女朋友都有了人家的种,我还特么的整天乐呵,我这个绿意盎然的大帽子戴的可真任性。
可这件事明显透着不可能,两年来我和潘玉睡在一张床上七百多个夜晚,她身上哪儿有颗痣我都知道,她跟谁也不可能跟白天魁那样的人!
但话是她亲口说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浑浑噩噩的在房间里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我索性打了个电话到公司请了一天假,然后退了房,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我和大嘴合租的房子里。
大嘴是我从初中到大学的同学,死党铁杆,前几天刚失业,这会儿早就出门找工作去了,合租的两室一厅套房里安静的像是墓穴。
我打开向阳那面的主卧门,空寂和潘玉残留在空气中的香水味道潮水一般的袭来,我此时才像是麻药药力过去后的受伤者,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痛。
两年多的感情,说没就没有了,爱情的小船还真是说翻就翻。
“玛的,还不是因为白老头有钱……”我觉得我的男人自尊被无情鞭笞,一想起白老头挺着大肚子和潘玉上榻,我的心就刀割一般的疼。
我烦躁的掏出手机,信手打开约泡神器,习惯性搜寻着附近的美女。
约泡,玩别人的女人,这或许是被戴绿帽的我此时最好的缓解心头之痛找回一些自尊的办法。
拿出苍老师躺在床上挣钱的那股劲头,到了中午吃饭时分,我终于钓到了一个叫做“娜娜”的小少妇。
她的自拍照和微信头像一样漂亮,大啵浪卷的栗色头发洋溢着美少妇的气息以及一个字儿:浪。
此时,我什么也不愿意再想,只想约一场轰轰烈烈的炮,释放我心中的压抑和郁闷。
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外加大胆直白的挑豆,我和“娜娜”神聊,几个回合过去,娜娜明显“热”了起来。
“佛说,让咱们开个房,面对面好好聊,你不会违背佛祖之命吧?”我发起了凌厉攻击。
“讨厌!”她很快回复,后面还加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一阵悸动:“龙湾大酒店,我有贵宾卡,半小时后我告诉你房号?”
龙湾大酒店,全云顶市最高档的一家酒店,酒店装修是我们公司做的,而作为设计师,酒店开业时我混到了一张贵宾卡。
这也是我唯一可以装逼高富帅的道具。
“嗯。但说好了,只是聊聊哦!不许做别的!”
装比!房间都进了,成年男女谁还不知道要干嘛?
那一刻,我的心情十分复杂,有种变态的报复块感,同时也渴望着这场艳遇能让我摆脱心中阴霾。
外面正是午后的火辣阳光,连热闹的大街都很安静,大多数人都应该在睡午觉。
二十分钟后百会格格,我从龙湾大酒店前台离开,迫不及待的将1601的房号发给了娜娜。
“我正在去龙湾的路上哟!”
我进电梯之前,娜娜的微信讯息已经回了过来,后面还加了个微笑的表情。
出乎我的意料,她居然早就上路了,果然够浪。
我憧憬着一个陌生女人美妙的身体,体内荷尔蒙大量分泌引起的兴奋足以让我暂时从绿帽子的郁闷中走出来。
1601房间门口,我熟练地刷卡进门,可整个人却是惊呆了……
那画面太美,以至于很长时间内,它总是不经意的就会在我的大脑里浮现。
进门不到一米右手边就是洗浴室,玻璃门没关,一个女人正对着镜子化妆。
她只是穿着黑色雷丝边的小内内,侧后方对着我,头发束在浴帽内,细腻白皙的皮肤上有点点晶莹的水滴,看起来应该是刚刚冲完凉。
美女身材绝佳,白皙的脖颈修长,背部光腻如玉,两块儿凸出的肩胛骨尤其姓感,细腰,丰屯,修长美腿,三位一体形成一个完整的纺锤形,我盯着那黑色雷丝小内内包裹着的翘屯,一瞬间就可耻的邪恶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开的房间,我不过是刚刚进入,怎么会有个美女在里面?
很显然仙途凡路,她绝对不是娜娜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
我的大脑断电死机,偏偏涌进许多关于宾馆里某些阴气重的房间会有女鬼的传说。
“祁樱嘛?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先去公司财务部报道的嘛?记住我的话,在公司里你要装作并不认识我!”
美女大概是听见了身后的动静。
她的声音很平静。但她说的话让我感到费解。
只不过我现在顾不上去分析她的话,因为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她此时撩人的动作吸引了过去。
她的双手在果露的胸前轻揉——这个动作和潘玉经常做的一模一样,据说是冲凉后自己轻揉胸部,会促进那里的血液循环,让那儿更挺拔。
我的脑海里迅速摒弃了有关女鬼的传说,女鬼应该不会刻意去丰满自己的事业线的吧?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儿……”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眼光盯着镜子里的白皙和挺拔,尽量用很轻柔的声音道。
“刷”的一下,美女本能的惊慌转身过来!
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但很快就意识到了她此时的不雅,于是惊叫一声,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双手捂在了关键位置上,迅速的蹲下身像是遇见了危险的刺猬,缩成一团。
已经晚了。她转过身的一刹那,我已经将她的一切春光尽收眼底。
三角形的美女脸上,眉如新月、恬静眉宇静然邵雅涵。羽睫轻颤,灵动星眸轻闭。朱唇不点而赤,柳眉不描而黛,尤其是那红唇下的下巴,典型的现在流行的锥子型,分外显眼。
皮肤像是刚刚剥了壳的鸡蛋,胸前非同凡响的傲人,该看的,不该看的杨智呈,我一一笑纳。
同时,我也记住了她身体上几处不太明显的红色斑点。
“你们这什么破酒店?客人还没离开服务生怎么可以进来?出去,请你马上出去!”
美女瞪着我嚷嚷,她大概把我当做了清理房间的服务生。
“不是,这间房间是我……”我下意识的分辨,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的眼光根本不愿意从她的身体上离开。
请不要说我色,上天造出她这样的尤物,原本就是让男人欣赏的,我只不过是顺从天意。
“你还敢看?请你马上出去,待会儿我会去找你们经理!”
她红着脸冲着我提高了音调。
我这才意识到一直饿狼一样的盯着人家没有衣服遮蔽的部位看是有些不太礼貌,搞不好她要是叫起来,我半辈子的清誉说不定就这样毁了。
“呃,我想这是个误会。”我收回眼光在脸上堆上和蔼可亲的笑:“美女你现在这样确实不方便和我展开对话,要不我出去等一下再进来给你解释?”
我色胆包天,偷窥了她还想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艳遇机会认识她。
她皱着眉,迷茫的看着我:“你还要再进来?请你马上在我眼前消失!我会直接找你们酒店经理来解决这件事的!”
我转身向门外走,却不料一只脚还没跨出去,虚掩的门又被推开,一个身穿吊带花短裙的时髦少妇用匈前的伟傲直接将我弹的退后一步。
我和少妇同时愣住挂名王妃,但我的眼睛却结结实实的盯着少妇匈前,简直怀疑它们刚刚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弹性卢蒽洁!
“你是……高尚人?”
少妇看着我的脸以地下党接头的神情小声问道。
我的微信名正是“高尚人”,我一直想做一个高尚的人,这一点毋庸质疑。
我的目光从少妇匈前抬起,瞬间明白了过来:“娜娜?”
“咯咯,讨厌啦,都接上头了还让人家在门口傻站着嘛?”娜娜很快就风情万种一脸娇笑挽着我的胳膊向房间里走:“人家可是第一次和微友约……”
突然,她的脚步停住,嘴里的话音也戛然而止,眼光正落在洗浴室里刚刚站起身的那个美女身上。
美女只好再次双手捂住胸前迅速下蹲。我想,这应该是她这辈子最不愿意回忆起的一天。
娜娜和那个美女对视一眼,美女脸上的表情显然更蒙圈了。
就连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身边这两人。
倒是娜娜很快就有了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她娇嗔的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哼,一下约两个女人,看你这阵势是想玩双飛?你这小身板能受得了吗?”
我顿时石化,真心没想到,刚刚还标榜自己是“第一次的”娜娜懂的还真多!
但我看浴室里那美女的高雅气质,立马预感到一场狂风暴雨就要来临,只好轻轻闭上了眼睛关雎凤仪。
娜娜的话让美女霎时间明白了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她冲着我俩嚷嚷起来:“出去!你们快给我出去!这特么的怎么回事儿?这什么破酒店,我没退房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
这么美的美女嘴里也能飚出来脏话,可见她是真的怒火万丈!
我从美女的话里大概也听明白了一些端倪,她不但不会和我以及娜娜一起玩双飛,而且恐怕今天我精心约的这一炮估计是也要搅黄了。
人背时喝凉水都特么的塞牙。
我迅速将一脸懵圈的娜娜拉出门外:“亲,亲,你听我说,我没想到她人这么漂亮却有精神分裂症,双飛是飞不成了,这事儿有点儿大,那啥,你先走,我善后齐中旸!”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机智关键时刻张嘴就能喷出一个理由。
娜娜一脸的媚态这会儿变成了一脸恐慌,埋怨的捏了小粉拳打我一拳:“你说你贪这么多干嘛?害得人家来了就走……行行行,不过看你挺男人的,后会有期,记得再约我哟!”
她踩着高跟鞋慌张里去,看着她风韵十足的背影我特么只有将口水吞到了肚子里。
转身我又推开了1601的房门,屋子里的这个美女我得处理好,不然这事儿真的大了…………
十几分钟后,龙湾酒店的总经理、客房部经理以及楼层服务员和前台服务员都云集在了1601房间里,场面热烈的像是在开一场茶话会.
美女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听着龙湾酒店总经理对他那些下属的询问。
从那些人只言片语提供的讯息中我知道了美女叫徐小婉,事情的缘由也很快就弄清楚了……
1601房间是徐小婉先开的,她的助理很殷勤,在中午吃过饭以后离开,顺便将房卡交到了前台。前台用对讲机询问保洁,但因为对讲机有些毛病,保洁把1601听成了1001,答复说保洁做过了……做过了……
于是,一个小时后,徐小婉午休过后冲凉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我却顺利拿到了房间钥匙,闹了这个令我大饱眼福的误会。
事情处理完毕,龙湾酒店总经理带着那些被训斥的低头不语的手下出了1601房间,而我还待在原地。
“咦?你怎么还站在这里?请你出去,我还有些私人事情要处理!”
徐小婉冷冷对我说道。
她穿着一套深色白领职业套裙,气质高雅冷傲,看样子最多二十五六岁,但板起脸来完全就是传说中的商界女强人形象,和刚才我看见她织穿着小内内时的柔情似水风情万种完全两样。
娜娜已经没影儿了,我忙活了一上午总得有点儿收获吧?我近乎无赖的想和她套近乎,而且我自认手里还有个非常有力的筹码。
“嘿嘿,说起来,我也算是这次误会的受害者……”
我脸上呈现出标准外交式笑脸,但话刚出口却被她冷笑一声打断。
“咯咯……你也是受害者?可笑!你是来约泡的吧?怎么?是不是还要我赔偿你?要不,你看我怎么样?”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难道我的桃花运今天井喷?
或者,眼前这个女人原本就是外表文静内心狂热,饥渴不已?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淡定,低调,最起码看上去像是个内涵男,再加上我适当的时候抛出那个重磅筹码,估计不难和她攀上瓜葛。
“嘿嘿,嘿嘿,女神,我不是想让你赔偿,不过要是能交个朋友……”
我仰着一张阳光灿烂的脸走近她。
“是嘛?只是交个朋友嘛?”徐小婉再次打断我的话,眯着眼以妩媚的表情看着我:“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不是已经在计划怎么和我上榻了呢?”
一边说,她居然一边向我走来。
“没,没,还没想上榻……”
我的小心肝七上八下又是兴奋又是期待。
她走到我面前,突然收起脸上的妩媚和笑容,瞪着大眼睛指着我:“见个女人就想上榻,你不觉得你恶心吗?像你这样人品有问题的人,要是我公司的职员,我会让他立马走人!先生,你就庆幸和我是萍水相逢吧!”
说着,她的手指指向大门:“我不认识你,所以有些话我也不想说的太重,请你自重,现在立即离开我的房间!”
我的大脑里一阵轰鸣之后瞬间明白了过来,刚刚她的妩媚她的笑还有她说的那些话,原来是在戏耍我!
我不就是约了个炮嘛?而且还没成事儿,现在社会有几个年轻人没约过炮?可我在她嘴里怎么就成了恶心,人品有问题了呢?
“不是,我……”
我想解释,但她一脸厌恶的表情,根本不听我说话,用冷冷的眼神逼视着我,一步步将我向门外逼去。
“徐小婉,我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眼看着我已经被她逼到了门外,情急之下我只好将那个重要的筹码给祭了出来。
“砰!”的一声,1601的大门被使劲儿关上,我和徐小婉立马被门隔开。
“你这些搭讪幼稚女生的话别在我面前说,你要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徐小婉冷冷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
“不是,我真的有件重要的事儿要和你说,你……”
我的手机在这时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布莱恩肖,我只好将还未出口的话随着一口唾沫咽回肚子里去。
电话是我设计部的同事熊大打来的:“浩哥,公司下午开全体会,要求职员都要到……”
“老子今天休假!你就说通知不到我不就完事儿了嘛?”我不耐烦的冲着电话吼了一句天和追风膏,狠狠按下了挂断键。
女朋友给我戴绿帽子,炮约好了没开火,泡徐小婉不成功不说还被臭骂了一顿,这一股脑儿的悲催事儿都扎堆儿往我身上奔,我都怀疑人生了,哪有心情去公司开什么会?
挂掉手机一抬头阿秋秋,正看见两个酒店的保安从电梯口下来,妈蛋,一定是徐小婉打电话喊来的,我冲着1601的房门喊了一句“你会后悔的”,连忙从走廊另一端的步行梯蹿了。
晚上,租住小区大门口的烧烤摊,二十块钱一个的羊腰子,平时我都舍不得点,今天我一口气儿点了二十个,和大嘴喝了起来。
大嘴一直抚慰我,给我灌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天涯何处无芳草,真不行约泡也能解决需要这样的大道理,但不知怎的,越说我越心痛。
于是我拼命用酒精麻醉自己,手里攥着扎啤杯不停的和大嘴碰,一直到最后我的视线里手里的杯子变成了两个,随后“咚”的一声从椅子上出溜到了地上,哇哇的开始吐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渴醒的,喉咙里干燥的像是被火烤过,一口气儿将凉水杯里的水全部牛饮下肚才算有所缓解,但却又感到头疼欲裂。
喝酒就像是抢奸,当时痛快,事后罪难受。
大嘴那厮昨晚居然也睡在了我的床上,长满黑毛的大腿果露着,四仰八叉的占据了我的大半拉床。我皱了皱眉,这日子简直和有潘玉在的时候是天地之别,整个屋子里都是酒气,臭烘烘的,我连忙穿了衣服去了客厅。
大嘴可以睡,我却得去上班。
挤上公交到了公司门口的车站下车,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还好,差五分钟才到上班时间。
前段日子我接连帮着公司拿下两个大单,正好我们设计部总监跳槽了,公司张总和我谈过话,这几天有可能就要宣布我的任命。
就要提拔了,这是个特殊时期,我得注意自己的形象。
我一定要当上设计部总监,让潘玉后悔去吧!
海天装饰公司在大厦九层,我刚推开公司大门就发现今天气氛不一般,几个部门的房间门都洞开着,人头济济,看样子,全公司的人都提前来到了。
前台接待莫小雅甚至已经换上了工装面带职业微笑站在了自己的岗位上,她冲我皱了皱眉,小葱一样的白嫩手指指着我:“浩哥,你这裤子……今天可是新总经理上任的第一天,你这形象也忒差了点儿吧?林艾为
我下意识的连忙低头去看,这才发现我穿的裤子皱巴巴的,它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早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
早上匆忙,我穿上了大嘴的裤子大漠高墙!
“小雅你刚才说什么?新总经理上任?怎么回事儿?”
我抬起头对小雅问道。
小雅瞪大眼睛:“你不知道从总公司空降了一个新的总经理给咱们分公司?哦李钰阳,对了,你昨天没来开会是吧?难怪呢!”
我的表情一定比小雅更吃惊:“什么?空降一个总经理?那张总呢?”
我饱受沧桑的小心肝又悬了起来!
一朝天子一朝臣,张总要是不在了,我还能被提拔嘛?
是不是我妈当时生我的时辰不对,我怎么总是这么倒霉?
莫小雅四顾无人,压低声音道:“张总降职了,现在是副总。据说马世媛,新来的徐总就是来调查张总的问题的!”
“啊?!张总有什么问题?”我瞪眼张嘴。
她耸肩翻了个白眼,双手一摊:“这么高端的问题,你觉得我这个前台接待会知道答案吗?”
我连忙摆手和她告别,匆匆向着设计部而去。
设计部是整个装修公司的灵魂所在,所以公司给设计部的地盘也最大,右手边一个大玻璃门推开,里面开放式的大厅就是。
我刚刚走进门王琳娜微博,迎面一个身穿绿荷色连衣裙的高个美女就走了过来。
她短发齐肩,鹅蛋脸上弯弯的柳眉像极了春天里刚刚发芽的柳叶;清澈明亮的瞳孔,真的和杏核一般大小,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
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红嘟嘟的,很是惹眼。
和她擦肩而过的那一瞬,我只觉得一股春风拂面,立刻被她身上那股青春逼人的气息给狠狠的撞了一下,忍不住站在原地回头去看她的背影。
我确定她不是我们海天的人,可她手上拿着的分明是印着“海天”俩字儿的文件夹。
“浩哥,嘿嘿,看美女呢??”
熊大走过来,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
“嗯。别捣乱……”我的眼光还盯着美女袅袅婷婷的背影。
“公司新来的徐总让我通知你,一上班就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呃,好!”我随口应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收回目光,盯着熊大:“谁?你是说新来的徐总?”
“昨天通知你回来开会,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把电话挂了!”熊大一脸同情:“知道嘛?公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事儿,换老大了!新老大召开的第一次会议,明确要求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缺席,你却顶风作案没来!唉……估计你要挨‘雷劈’了。”
我愣怔站着,大脑里一片混沌。
“做为兄弟我好心提醒你,新来的徐总人虽然长的美,但却是标准的冷面女王型,你又赶在了点子上,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要是烧在你身上,那滋味一定很销魂!嘿嘿……”
熊大不怀好意的一笑。
“徐总?女王型?还很漂亮?”我努力让自己保持淡定,压低声音对熊大道:“那我还真得去看看有多美,熊孩子,你记住,女人永远都是用来被男人征服的,见了美女,男人更多的应该是浴望而不是怕。”
熊大官方名称叫做熊小宝,因为长的五大三粗又恰逢动画片“熊出没”到处播放,于是我们设计部都称呼他熊大。
“滚,以后再叫我熊孩子我和你翻脸!”熊大一掌拍在我的后背上。
我已经走出了一步,却忽然退回来:“刚才那个美女是谁?我咋以前没见过呢?”
一说到美女熊大的面色立马温暖起来:“财务部昨天新来的,叫……祁樱!人美名字都好听。嘿嘿,真没想到,一天之中有两个仙女下凡到咱们海天,这特么以后上班都有动力了!”
祁樱?我咋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呢水泥哥?
刚刚走出设计部的门我就想起来了,祁樱这个名字我是听过,昨天在龙湾酒店1601房间,我窥视织穿着黑色雷丝小内内的徐小婉的时候,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而且,徐小婉还对龙湾酒店总经理说过,把1601房间钥匙提前交到酒店前台的,是她的助手祁樱。
我的小心肝抖了一下。
此祁樱和彼祁樱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天下有这么巧合的事儿嘛?
如果两个祁樱不是同一人,又怎么有这么多的相同点?
我猛然想起,还有一个“巧合”,公司新来的老总据说是个姓徐的美女,而我见过的徐小婉也是个美女。
这……
我的头脑里立马像是被塞进了许多麻绳,乱成一团糟饶琅。
脚步已经走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我只好乞求上苍别让我经历这么多的“磨难”,然后深吸一口气,伸手叩响了房门。
“请进!”虚掩的房门里传出柔柔的女声。
我低着头,文质彬彬的推开门:“徐总好!我是设计部刘浩!”
一个窈窕的身影背对着我站在门对面的窗前,白色短袖衬衣的下摆束在深蓝色职业短裙里,烟灰色的丝袜,紫罗兰色的细高跟鞋。
标准的职业装,一切都是我的最爱。
但她轻盈转身的那一霎那,我心中刚刚荡漾起来的一层春波瞬间被冰封了起来!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315.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