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的松的作用司典日志丨浅谈影印古籍的修图(调色)、文献学不应是饾饤之学丨2017年6月3日-编辑的日常

司典日志丨浅谈影印古籍的修图(调色)、文献学不应是饾饤之学丨2017年6月3日-编辑的日常

3
星期六
2017年6月
微信:Docmanager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观球。
今天先聊聊入门级的古籍影印修图问题,当然跟印画也有相通之处。这个本来更适合在公众号密州司典府说,但是太小,就在这里说了小遥17岁。
不管影印还是做画册,都不是简单拿图过来就印顾成栋,拍摄或者扫描质量再高也不行。都要修图(调色)。傅申说,印在书上的作品都像婚纱照,没错,全都得修图,不然印出来就是废纸陈一郎。以下面这张图为例易舱网,看看原图,不调色就这个样子
稍微调一下,就是彩印的效果未来光脑系统,如下图任伯儒,就可看多了。
灰度影印在成本较低的情况下强的松的作用,能保留更多的信息,看下面两个图,虽然是黑白了,但是层次、阴影都能看出来。即使由于格子是印刷材质特殊超级家仆,渗到了字的上面,还是明显能看出是字写在格子上,不是先写的字又打格子。下面两个例子,调色程度上有点差别,都是灰度。
我国很长时间流行的影印原则,是下面这种,位图影印。它的优点是纸张白,好看。缺点是,损失很多东西。层次看不出来了,有些笔画的灵动性也没有了数字风暴。
下一个话题。今天帮一位老师审读一个书稿球王养成器,吴春怡辑佚性质的一个书,内容本来很有价值。不仅辑佚,还与传世文献进行了校勘。但是前面有一篇将近四十页的前言,佶屈聱牙,不忍卒读。本来前言介绍一些文献来源,说一说辑佚价值和意义就可以了。这两点说的少,颠三倒四地考订一些细节问题的倒是很多。难怪人家会讥笑文献学是饾饤之学。
现在文献学固然是一个少有的比较扎实的学科,但是不能夸大这个学科的价值,这个学科应该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定位。在文史大类中彭露露,思想性的学科本来应该更为重要,资料性质的学科应该把自己摆到一个服务性的位置。但是现在丽莎·蓝道尔,搞思想的人大多不学无术,以打嘴炮为生郭震海,因为这个东西太容易骗人。这样反而使资料性的学科更有意义。但是搞文献学的人不能就因为这个觉得自己多高贵,写文章故意走晦涩路线。写可读性较强的文章,是如今文献学界普遍缺乏的一个品质。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333.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