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的意思如若再相遇,我想把所有的心酸都讲给你听-喵小姐的故事屋

如若再相遇,我想把所有的心酸都讲给你听-喵小姐的故事屋
厉辰说:
我可能已经学会了放下
我说我也是
但如果不是因为上一次的遇见
我也以为我忘了他


文章整理|苏皖鲤
留恋人|厉辰
文章配乐|心动——简弘亦
2018.12.21

1.

想念难受吗?难受。
那为什么不放下?
因为舍不得。
我从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习音乐,刚接触的乐器便是吉他,而且是在小学英语老师那学的,每次放学之后我都能听见从音乐室传来钢琴跳动的声音,我喜欢听琴键按动的声音,以及它的旋律,那时候我不懂什么是车尔尼599,不知道什么是哈农,只知道这个节奏感很强长春砍手门,好奇心有点重的我就去看了一下,原来是我的英语老师,当时觉得“她不是教我们吉他嘛,她竟然还会钢琴”。
我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她弹钢琴的样子,就觉得很特别。
就那么看着,却不曾想被她发现了,她说:“想不想试一下钢琴”。
听到这句话我愣住了,之后便开始接触钢琴,触碰到琴键的那一刻,便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时刻,也是我自以为痛苦的开始。
刚学完吉他的我,满手都是茧子,那一刻的我,无法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着所带给我的快感,而更多的便是痛苦,她安慰我说:“没事的,慢慢来,时间久了,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后来的我并没有继续学钢琴,直到小学毕业我即将离开她,其实那一刻我是不舍的,但是又没办法,那年的暑假自己就傻傻的报了一个钢琴培训班,同时还报了小升初的补习班。
有一次我自己一个人躲在钢琴室,面对满手茧子的我,不知所措,接着就是一天没有去上补习班,那时候的自己特别向往每天弹着钢琴写着自己曲子的生活,我希望在台上弹钢琴的是我,希望拿奖的那个人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然而,所有的一切它都不属于我。
我很不甘心,我躲在角落里哭泣朱升源,慢慢的我学会了逃避,不想面对这个世界,这个残酷又冰冷的世界,这个无比现实,仿佛从不曾属于我的世界,在我痛哭的时候她出现了,她看到我躲在角落里,她对我说了一句:
“沈厉辰,你起来,谁都可以躲在这个角落哭泣,唯独你不可以。”
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当然,那个时候“梦想”两个字在当时是那么的遥远,但是我想继续追寻这个梦想,于是我站起来随着她步伐走了,她带我去吃肯德基,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当时的吃相,那便是囫囵吞枣,对于一天没吃饭的我来说,肯德基便是我当下唯一的救赎。
她看见我吃的样子笑了,我也笑了,在她的带领下我慢慢的开始转型了,我又学起了钢琴,那时候,连睡觉我都在想着我应该怎么弹才能弹得出那个感觉,日子也就这样慢慢的过了。
2.

然而,在初中第一学期的寒假,上天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个玩笑让我不知所措,甚至把我摧残了,亦或者是基本废了。
2013年3月7日她送了我一把吉他,那时候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芮呈和,但第二天的时候我再去找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走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打破了我原有的生活,也打破了我所有的计划,好像我已经离不开她了,但她却离开了我,我措手不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走的那一天正是她的生日—3月8日,那时候的我农女阿喜,崩溃的坐在她家门口,就这样坐着坐着,三天三夜就这样过去了,我一直打着她的手机号码,可始终没有接通过鬼丈夫主题曲,当我选择走的时候她的电话终于打通了,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那一刻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可她就是不说话,情急之下我跑了起来,过斑马线跑到一半的时候我才发现一辆车朝我开来。
我来不及躲闪弹弹岛战纪,被车撞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刚去世的奶奶,也在那一刻我突然想pigff,如果有来世的话,我希望她不是我的老师,我也不是她的学生。后来的事情我就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后来听家里人说林育信,在我没有醒来期间,医院有发过一次病危通知书,在ICU(重症监护室)睡了一个星期的我终于醒来了,醒来的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她。
“她还在吗,我不想承认这一切,我宁愿它只是一个梦,我不想失去她。
但它终究不是梦,是事实,一个我不得不去面对的事实。
我依旧不想面对,,当我再问起那个电话的时候,大家都沉默了。
再次回到学校,我再也没有第一学期那个激情,那时候的我上课上课发呆,下课下课发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周围的同学都认为我可能被撞傻了,甚至连我自己都快要这么认为了。我好像已经彻底放弃自己了,不去想任何的事情,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了魂一样,不管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
后来,也时不时的会做一些关于学生会的事情,这个学期我过得很痛苦,也没怎么和同学说过话,甚至和老师都很少说话,学习成绩也逐渐下降了。
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变化赵世永,,我依旧措手不及,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真的特别特别想她,但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3.

在第二个学期的最后那几天,我们学校有一批学生即将毕业,学校想以此举办一个晚会,我被点名了,老师告诉我,让我在晚会上弹钢琴,虽然我真的不想上去,但到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我也是很无奈的,谁叫他是我的老师呢,我无力去抵抗,只好乖乖的接受。
再次触摸钢琴,我想到的人依旧是她,其实我最担心的并不是想到她,而是之前因为车祸,手有一点抖,我怕自己演奏不好,我当时弹了几首,在将要演奏《梦中的婚礼》的时候,我对台下说了一句话:
“这首《梦中的婚礼》送给那个她,侯阁亭我不知道你现在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但我相信我自己一定可以把你找得到的倒悬空寺。”
下面一整议论声过去,瞬间就安静下来了,这首《梦中的婚礼》我是带着满满的感情在里面的,但我知道就算我弹得再好,她终究还是听不到。
然而就在今年我去美国音乐比赛的时候,却又再次的看到她了,我在现场看到了,当我比赛完追出去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她了。
故事到了这里,便是结束,亦或者只是短暂的结束。
4.

厉辰说:他已经申请了留学_美国耶鲁大学钢琴系,时间大概是在19年的秋季。
厉辰说:这些年,最难熬的那些天,他都是靠着她撑过来的。
厉辰说:他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他在美国的比赛归属的意思,还出现在了比赛现场,等他去找她的时候她却依旧是逃避。
厉辰说:他已经学会了放下,现在也只想顺其自然。
5.

『皖鲤说』
我不知道他们会在多久以后再相遇,我甚至还对于结局有些期待魔法少女沙枝,厉辰口中的结束,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束,每一段认真对待过的感情,都应该有始有终。
希望,下一次的遇见,彼此可以把过往的心酸相互诉说,哪怕,开口不在提及感情。
投稿日期:2018.12.15
投稿人:厉辰
投放公众号:喵小姐的故事屋
作者简介: 苏皖鲤
夜里行走的“双重人格”
偏爱自由的“孤独症患者”
世间万物 唯自由与美食 不可辜负
微信:miaoxiaoxi-dcx
微博@苏皖鲤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385.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