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印机价格妹妹与养母合谋,一杯水.伤.了我的孩子-日常生活妙方

妹妹与养母合谋,一杯水.伤.了我的孩子-日常生活妙方

张宁一路往白水村赶,今天是他刑满释放的日子。
两年前,张宁见义勇为,失手打伤了一个富二代,最后却是蹲了两年。
那两年里的黑暗生活,造就了张宁强健的体魄,也让张宁意外获得了脖子上的那块龙玉内的神农传承。
今天张宁回乡,心里非常的高兴。
这两年来,和自己有婚约的同村姑娘张小梅一直保持着联系,张宁想过了,出来之后就和张小梅完婚。
张宁走进白水村的村口,看着一点都没有变化的家乡。
张宁微笑的舒了口气,可张宁刚走到自家门口,轻轻的推了推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张宁看着熟悉的家,心里不由的涌出一阵暖意。
这个时候,里屋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憔悴的脸,看着张宁的到来,双眼之中立马涌出了辛酸的泪水。
这个人,正是张宁的母亲,刘翠兰。
“妈,我回来了。”一句我回来了,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张宁的双眼也被泪水浸的模糊起来。
“宁子,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刘翠兰冲上去,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抱在怀中,激动的流出了眼眶中蕴含了许久的泪水。
“妈,我回来了,我爸呢?”张宁轻轻的拭去了母亲眼角的泪花,微微一笑,问道。
“你爸他,他去你建林叔家里了,去跟你说小梅那闺女的亲事。”刘翠兰说话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有些顾及。
张建林就是张小梅的父亲,以前俩家关系在村里算是不错的。
所以张宁和张小梅也一来二去,当时就对上眼了。
“真的么?这么快,我去找我爸去!”
张宁心中非常的高兴,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到家,家里人已经开始帮张宁张罗起来了。
“宁子,我和你一起去吧!”
刘翠兰沉重的叹了口气,接过张宁身上简陋的背包,放在了桌山,然后随着张宁往张小梅家里走去。
只是当张宁和刘翠兰走到张小梅家里的时候,里面却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只见,张宁的父亲张晓军涨红着脸,指着张建林大喝起来:“张建林,你别跟卖女儿似的,我们家宁子不错,好歹也是大学毕业,你要五万块钱的彩礼,也太夸张了点吧!”
“晓军哥,你听我说,这事情不是我,是我们家闺女……”
张建林想要解释,但是一个长着瓜子脸,一个美女挺着胸膛就打住了张建林的话。
她就是张小梅,村里公认的村花,人不但长得漂亮,身材和洁白的皮肤更是没话说。
村里的年轻小伙子都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转,连隔壁村的都隔三差五的来找张小梅。
“爸,让我来说。”张小梅叫了一声张建林,将张建林拉到身后。
然后往前一步,对这张宁的父亲微微一笑。
接着说道:“晓军叔,不是我说你们家张宁,我虽然和他关系不错,但是他犯过事,蹲过两年,就算是出来了,也不过是穷光蛋一个,根本就配不上我,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人家家里条件不错,有车有房,晓军叔你也不用再来我家了,我是不会和张宁那个混子在一起的。”
这些话,正好到来的张宁听在了耳中,张宁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心里的那些想法,全都不过是一厢情愿。
两年的时间,村子没有变,但是人却变了,张小梅变得这般势力,光是那些难听的话,就让张宁感到气愤。
张宁大步的走进张小梅的家里,众人看到张宁的出现,全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张宁沉着脸,看了一眼张小梅,语气非常的冷淡,说道:“小梅,我是一个穷光蛋,但是我人穷志不穷,既然你看不上我张宁,我也不会在这里奢求什么,不就是钱的事么?哼!”
“张宁,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过也好,既然你来了,我就跟你把话说清楚,我张小梅当初是瞎了眼,才喜欢上你的,就你那没出息的穷酸样,我才不会跟你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钱,我看你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有钱的。”
张小梅先是愣了一下,很快摆出了一副嫌弃的脸色,撇了张宁一样,冷冷的说道。
“张小梅,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张宁既然回来了,就会让你们都知道,莫欺少年穷。”
张宁指着张小梅说道,其实张宁的心里很沉重。
“呵,吹牛谁不会,就是打死我,也不跟你这样一个罪犯过日子,谁知道那天会不会有被抓了,守活寡!”
张小梅继续嘲讽张宁,话说的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张宁不屑跟张小梅贫嘴,撇了一样张小梅,张宁拉着自己的父亲就往外走去。
临走时,还不忘留下了一句话:“走着瞧!”
此时此刻,张宁的心里涌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坚毅和奋斗的激情。
自己的身上拥有龙玉留下的神农传承,就不信在这个土生土长的白水村干不出一番作为。
回到家以后,张晓军和刘翠兰想要安慰张宁,张宁却冲着自己的父母露出了一个微笑,心里也放松了许多。
“宁子,这次回来了,打算做点什么?实在不行,我给你找找关系,去城里的厂子里干点活,也能混口饭吃,就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要!”
张晓军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爸,不用去麻烦人家,我早就打算好了,在咱们村子承包点土地,我要留在村里种地。”
张宁信誓旦旦的说道,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胡闹,好好的年轻小伙子不出去找点事做,留在乡下种什么地,你会种地么?”张晓军一听张宁这话,顿时就不同意了。
张宁的确不会种地,但是神农传承,却给了张宁莫大的能力。
神农尝百草,精通耕作之道,更有多不胜数的神通,张宁全都继承了下来。
种地,对于现在的张宁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孩子他爸,你说你干嘛老不让宁子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宁子好不容易有自己的想法了,咱们应该支持他才对呀!”
刘翠兰柔情的拉了拉张晓军,劝说起来。
“可是这……”
“爸,你相信我,一定可以了,倒是让张小梅一家子看看,让他们后悔去,你想帮我去问问那里的地可以承包,我去山里挖点草药,去城里还能卖点钱,到时候也有本钱买种子树苗什么的。”
张宁打断了父亲的话,露出了一个微笑,自信的说道。
张晓军低头沉思了许久,最终还是答应了张宁的想法。
张宁心情大好,张小梅的事情,顿时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张宁背着一个竹筐就往山里去了。
神农有记载,山中有灵物,现在张宁身无分文,想要白手起家,那必须得到山上挖点值钱的东西才行。
虽然张宁两年没有回村子了,但是路还是记得很清楚,村子的后山上,经常有村民去采山药,到城里换钱,张宁信心满满,加快了脚步。
路过村外的玉米地,张宁正想着事情,一个女人奇怪的叫声就传入了张宁的耳中。
张宁眼睛一亮,立马就想到了什么了。
在白水村,因为汉子们多大都出去外面打工挣钱了,女人们就留下村子里看家照顾孩子。
留守女人出现偷人的事情,也不在少数。
张宁寻觅着声音往玉米地里悄悄的移动而去,很快就看到了在玉米秆子丛中彩印机价格,一男一女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女的是住在村尾的周寡妇,本家是隔壁村的,嫁到白水村么多久,男人就死在了煤矿的一次事故中。
所以村子里很多的单身汉子都惦记着周寡妇。
只是张宁没有想到,自己上山采药,会遇到这样震惊的一幕,再看那个男人,张宁再一次愣住了。
男人居然会是白水村的村长,那个肥头大耳的色鬼秃子,张文生。
张宁深深的吸了口气,步子不禁往前迈了一小步,也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咔嚓的脆响。
张文生和周寡妇立马就有所察觉,朝着张宁这边看来。
“谁?谁在那里?”
张宁被发现,心里一惊,他迅速的低下了身子,往山里飞奔而去,不敢回头查看。金元萱
足足跑了近一里地,张宁才听下了脚步,气喘吁吁的往后面看去,发现并没有人追来,才松了口气。
“呼呼戳小琪,还好跑得快,要是被发现了,要是被发现是我在偷看,估计村子里的人又得风言风语了。”
张宁主要是害怕自己刚蹲了两年里出来,被白水村的乡亲们说闲话,所以才想着跑的。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张宁已经跑进了山里,平复了一下心情,张宁开始寻找可用的药材起来。
神农有记载,寻找草药,可用嗅觉来识途,得到了神农的传承,张宁的嗅觉也比普通人要好上不少。
张宁嗅着鼻子,开始在山里寻找自己想要的药材起来。
可是这片山都大多数值钱的药材都以及被村民们挖的差不多了,要想找到,的确是很困难。
不过张宁却很自信,一边缓步的前进,一边用敏锐的鼻子嗅着,突然,一道药香缓缓的飘入了张宁的鼻端。
张宁眼睛一脸,立马笑的起来,顺着药香飘来的位置寻去,但是却止步于一出山崖边上。
张宁朝着山崖下面望去,发现下面只有一堆长在山崖峭壁上的杂草,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参。
“不对呀!药香就是从下面飘上来的,怎么会没有呢?看来还是得下去看看。”张宁自言自语道,有些不甘心。
张宁四处查看了记下,发现长在山崖边上的一棵万年青的藤蔓正好垂钓在山崖边上。
张宁一咬牙,决定下去一探究竟。
用力拉了拉藤蔓,确定了牢固之后,才顺着藤蔓往下爬去,爬了大概五六米的样子。
张宁的鼻子告诉自己,那棵人参就在周围。
张宁连忙用脚胡乱的拨开杂草,果然在一块巨石的边上,发现了一颗人参。
“运气真好,这颗人参看上去,少说也有三十年的年份了。”
张宁欣喜若狂,这颗人参隐藏的太好,换做是普通人,根本就找不到的。
要不是张宁有神农传承的敏锐嗅觉,也不可能找得到的。
张宁手脚死死的缠着藤蔓,将身体固定在上面,另一只手从竹筐中拿去小铲子,小心翼翼的挖起了人参。
这种野人参在市面上价格很贵,挖出来的越完整,卖的价钱就越好。
一般人挖人参是一铲子下去挖到底,带着泥将人参一次挖出来,那样很容易伤到人参。
而且平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挖的。
张宁不一样,一只手艰难的在人参的边上挖开一个小坑,露出了小半截的人参。
而后手掌握在人参上,手中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暖流顺着人参往下蔓延。
不一会儿,深埋着人参的泥土开始变得松散起来,张宁再轻轻一提,整棵人参完好无损的出土了。
张宁自从获得了神农传承之后,身体内就多出了一股像神力一样的东西。
不仅能渗透进任何植物的体内,还能改造植物的基因,只是张宁现在掌握的并不是很熟练而已。
“哈哈,这颗三十年份的野人参,足够卖到上万的价钱了,在挖点其他的草药,回去试试炼点药什么的。”
张宁高兴的将那株野人参放到自己的竹筐里,然后开始往山崖上爬。
就在张宁即将爬上去的时候,手中的藤蔓猛地抖了一下,直接断了。
张宁心中大急,身体猛地往山崖下坠去。
就在这个时候,张宁脖子上的龙玉突然发出一道亮光,一股神力包裹住张宁的身体,带着张宁就送上了山崖上。
张宁躺在地上,大口的穿着粗气,刚才差点就没了小命。
“真险,好在有这块龙玉,不然真的就完了。”
张宁不禁暴了粗口,很多次,都是脖子上的那块龙玉救了自己,这一次,也不例外。
一整天的时间,张宁就在山里晃悠,倒是找到不不少的珍贵药材。
下山以后,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张宁回到家里。
父母看到张宁竹筐里面堆满了草药,却又不认识是什么,不禁问了起来:“宁子,你采这么野草干嘛,咱们家也没有养牛呀!”
“爸,这个是草药,很有用的,等会我给你酿点药酒,给你补补身子。”张宁微笑着说道,心里非常的高兴。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还会酿药酒了?难道蹲着的那两年,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么?”张晓军诧异的说道。
张宁有几斤几两,他这个做父亲的,最清楚不过了。
“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我今天还挖到了一棵三十年的野人参,明天卖了,就到村子里承包两块地,对了,爸,让你帮我问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宁说着,将竹筐里的那颗野人参给拿来出来。
当张晓军看到张宁手中的野人参时,已然是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了。
许久才回过神来,回答张宁道:“臭小子,真不赖呀,好样的,你那事情早给你问好了,村口一大片荒地可以承包,但是我可先告诉你,那块地是块死地,庄家根本种不活的,承包不得。”
“没事,只要有地就行,死的我也给他种活了。”张宁拍拍自己的胸膛,信誓旦旦的说道。
看到张宁这么有信心,张晓军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晚饭之后,张宁一个人躲在屋里,先是在网上发布了出售野人参的信息。
然后将白天采的那些草药逐一分类,便开始了炼药。
张宁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将自己采集来的草药放在手掌之间。
体内的神力缓缓的涌出,草药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
之后被压缩成一地液体,滴落在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坛子自家酿的水酒当中。
张宁没有停歇,继续拿起一颗草药,开始熔炼。
二十来分钟后,张宁将十几种药草全都融进了药酒当中,一股清香从坛子里缓缓的飘入张宁的鼻端。
张宁用手沾了几滴,放在口中抿了一口,清爽的味道。
让张宁的精神一下子振奋了起来,白天的疲劳也一扫而空。
张宁满意的点点头,又到后屋提来了一大桶井水,按照刚才的方子,将草药融入了水中。
不久之后,一桶褐色的药茶就呈现在了张宁的眼前。
一直忙活到了半夜耿萨,张宁足足熔炼了一整缸的药茶,才躺在了床上休息,却没有任何的睡意。
而在这个时候,挂在张宁脖子上的龙玉,突然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兴奋中的张宁并没有察觉到龙玉的变化。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就起来了,拉着赵晓军喝了一碗药酒之后,在赵晓军的惊讶之下,又拉着刘翠兰到村口摆起了摊子。
“宁子,你这是干嘛?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大缸的药茶,这么香?”
在赵晓军和张宁将那缸药茶弄到村口之后,刘翠兰终于是忍不住的问了起来。
“妈,等会帮我吆喝,咱们把这缸药茶卖给乡亲们,五块钱一碗。”
张宁昨天晚上就已经想好了,白水村的村民早上都会去地里干活,由于常年的农作,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
有了这神效的药茶温世珍,就能让村民们的精神变得充沛起来,五块钱一碗对于农村的人来说很贵,但是绝对是物有所值。
“五块钱一碗?宁子,你没事吧?谁会买呀?”刘翠兰一下子就愣住了,还以为张宁疯了呢!
“相信我,等会这些药茶还不够呢!”张宁自信的说道,心里有十足的把握。
在张宁和刘翠兰说话间,白水村的村民们已经开始去地里干活,路过村口的人,看到张宁在那里放了一大缸药茶,都好奇的过来询问。
其实更多的是看到张宁回了村子,过来说两句话而已。
“宁子,你这一大缸的茶水是干嘛用的?”村子里的李叔人不知好奇心,问道。
“李叔,这是药茶,能够提升醒脑,要不要来一碗?五块钱一碗,您是第一个,就不收你钱仙壶农庄。”张宁微笑着说道,盛了一碗就送到了李叔的手上。
“瞧你说的,谁家喝碗茶还要五块呀?既然免费,我就尝尝看。”李叔说着,就将手中的那碗药茶一饮而尽蜀汉三老将,在药茶下肚之后,李叔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张宁看着李叔的反应,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
“宁子江智明,你这茶好喝玛莱斯·裘,怎么煮的,在给叔来一碗,我给钱。”李叔忍不住的又要来一碗,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张宁连忙有盛了一碗给李叔陈立冷,并且接过了李叔递过来的五块钱。
李叔喝完之后,那是一个劲的叫好,赞不绝口,村口来往的村民越来越多,全都被张宁这边给吸引了过来。
一开始还不信,尝过之后,全都掏钱买药茶,一时之间张灵普,张宁和刘翠兰忙的是不可开交。
而这个时候,张宁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打扮的非常漂亮的张小梅从村子里面走了过来,也被张宁这边的热闹给吸引住了。
当张小梅看到是张宁的时候,不屑的朝着张宁投来了一个嘲讽的眼神,嗤之以鼻的说道:“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宁子呀,怎么,穷到卖茶的地步了依约西风冷,还五块钱一碗,谁会买呀?”
张宁脸色一沉,毫不客气的说道:“有人买就是了翻雨覆云,怎么,你也想喝?要不我送你一碗?”
“呵,我怕喝死人,我现在要进城去了,懒得和你说话。”原来张小梅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城里,难怪那般的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的。
张宁也不想和张小梅多说,但是坐在路边喝茶的村民们却朝着张小梅说了一句话:“小梅,你说你一个姑娘家的,不在家里待着,老往城里跑干嘛,人家宁子的药茶很有神效,喝了很精神的,你也尝尝吧!”
“对呀,小梅,宁子说了陈谏议教子,还有美白的效果,你看我是不是白了许多?”一旁的婶子也跟着说了起来。
张小梅听到美白两个字,心里不禁想要尝一尝,沉思了几秒钟之后,走到了张宁的跟前,拿出五块钱就想要一碗。
但是张宁可不待见张小梅,冷哼了一声,说道:“不卖,我的药茶会喝死人,卖不得!”
张小梅顿时就气的直跺脚,简直就要抓狂了:“张宁,你……你记着邹林颖,等我和李嘉俊结婚之后,我用钱砸死你。”
张小梅说完之后,不甘的朝着村子外面走了去,看着张小梅那铁青的脸色,张宁的心里不由的一阵舒爽。
村口来买药茶的村民越来越多,整个村子都传开了,没有多久,张宁的一大缸药茶就被一扫而空,手上也收了好几千块钱。
张宁高高兴兴的收起摊子李韵熙,在刘翠兰的“念叨”下,回到了家里,也就在这个时候,张宁的手机传来了喜悦的铃声。
张宁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想了想,就接通了。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张先生么?我在同城的网上看到了你的野人参,是真的么?”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清秀的女人声音,听上去,很舒服。
“当然是真的,你有空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看看,年份绝对是三十年以上的,保存的很完整。”张宁听到女人的话,心中大喜,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看上了自己的野人参,这样也省的张宁再去城里卖了。
“行,把你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女人很爽快,直接要求来看货。
“我就住在茶园镇白水村里面,你到村口了打我电话就好。”
“好,没问题!”
挂断了电话,张宁心情异常的好,不然药茶买完了,野人参也找到了买家。
到时候那村口的那一大片荒地承包下来,就可以开始种地了,张宁越想越兴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在女人的电话过去个把小时之后,张宁的手机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是那个女人打来的,张宁连忙接通电话,并且往村口看去。
“张先生么?我已经到村口了,你在哪里?”
女人的声音有些低沉,看来是进村的路不好走,颠簸的有些辛苦吧!
“好,我来找你。”
张宁挂了电话就往村口跑去,发现村口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车,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人正站在车边上四处张望,看到张宁的到来,才听下了张望的动作。
女人身材很高挑,和张宁的身高差不多,披着一头黑的的长发,婀娜多姿的体线,让人有些惊叹,健康的皮肤,再加上脸上的高贵气质,衬托出了她完美的身姿。
“你好你好,我就是张宁,请问你贵姓?”张宁上去就很热情的打招呼,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叫吴颖,你可以叫我吴姐,我想先看看你的野人参。”吴颖似乎有些着急,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好,吴姐跟我来。”张宁连忙点点头,把吴颖领到了自己的家里。
当刘翠兰看到吴颖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忍不住激动的对着吴颖就说道:“妹子,快坐快坐,我去给你沏杯茶!”
“阿姨,不用了,我等会就走。”吴颖也很有礼貌,客气的说道。
张宁不敢怠慢,连忙将那颗野人参给拿来出来,放在了吴颖的跟前。
吴颖也不嫌脏,拿起那棵野人参就打量起来,看了许久之后才开口。
说道:“张先生,你这个野人参有芦头,有须毛,是棵很完整的参,而且从外表和重量判断,的确有三十年的年份了,这样,你开个价吧!”
吴颖很爽快,直接就让张宁开价,似乎已经要定了这棵人参。
“这,我也没有卖过,就昨天在山里挖的,具体价格,也不太懂。”
张宁实话实说,人参的价格有高有低,都是炒作起来的,能卖个万把块钱,张宁可就心满意足了。
“好吧,这棵野人参我要了,我给你十万块怎么样?”
吴颖一开口就是十万块光宗薫,不说刘翠兰了,就是张宁也被惊住了。
“好好好,没问题。”张宁有些激动,连忙就答应了下来。
吴颖给了张宁一个微笑,然后找张宁索要了银行卡号码,直接将十万块钱打进了张宁的帐号里面。
张宁看着手机界面的那五个零,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不过,就在吴颖要离开的时候,张宁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吴姐,你买野人参,是不是给来补身子的?不过这野人参年份有些久,可不能一次补,不然不但没有好处,还会有坏处的。”
作为神农的传承者,张宁习惯的就将使用这棵人参的注意事项给给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了,谢谢!”吴颖淡然的说道,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
张宁说到这里,体内的神力开始涌动,汇聚在了双眼之中。
一丝微弱的光芒闪过,张宁的目光注视在了正准备离开的吴颖身上。
神力能让张宁看到任何物体的内部构造和经络活动,当然也包括人体。
原本张宁想借此查看下吴颖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身体会有什么毛病的。
但是这一看,吴颖的“秘密”却就完全呈现在了张宁的眼前……
修长的身材,洁白的皮肤,勾动了张宁的心弦……
张宁体内的血液开始沸腾,他突然喊住吴颖……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471.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