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队都有谁原创)-远古的呼唤 任儒举(-随州文艺

原创):远古的呼唤 任儒举(-随州文艺

随州文艺,一个行走的心灵药箱。
关注后告诉你投稿方式
本文作者在古文化遗址纪念馆前
涉足考古领域对于我这个门外汉而言,纯属误打误撞星战雷师。仲夏的某天,我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看新上映的电视剧《白鹿原》,忽然收到蒋主席发来的一条信息,说是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拟向全省征集“炎帝神农与耕读文化”的论文冥土追魂,当时我在电视机前正好看到电视剧的主人公白嘉轩带着他的族人在祠堂里诵读乡约。这是他们俗成的耕读礼仪,在剧中出现了好多次。可见“白鹿原”人是把耕读文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的。
蒋主席发来的这个信息正好与这个话题搭上了界,于是诗梓佳,我关掉了电视机,打开了电脑。《白鹿原》这部小说我看了好几遍,我对陈忠实先生描写的陕北风情佩服的五体投地,它的很多东西与我们有相通之处,比如祭祀、比如敬神、比如耕读,这是过去的地主阶层必修的课程草根官道,它应证了“文化不分地界”这句老话。于是我在电脑上写下了“从《白鹿原》看中国农耕文化的精髓”。
就这样我走进了屈家岭,聆听了那声来自远古的呼唤甲申天变。老实讲,我当时凭着那股激情,洋洋洒洒写了6000多字所谓的论文,章玉善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因为我虽然被人称为“文化人”,却对文化一知半解,对于文化论文之类的东西几乎从未写过赶牲灵简谱。可是歪打正着左孝虎,八月底却接到市炎黄研究会打来的电话,说是我的论文己入选,并通知我去位于荆门的屈家岭去开学术研讨会。
我很惶恐,一是我确实对这些研究是门外汉,怕在会上让我发言,面对那么多的专家教授说穿了挺难堪。二是我一向自由散漫,跟一帮子老学究们坐在一起,没完没了去讨论、去研究,我是耐不信性子的。但是屈家岭这个地儿是史前文化的发源地,我早就听说过,也早想去看看,只是一直没能找到机会,这回有这等好事放弃了真是可惜。只有硬着头皮踩着时间点赶了过去。
好在那些个专家、教授们都很和气,他们或许知道我是个“滥竽充数”者,并没有为难我,研讨会也并不我想象地那样了无生气,因为时间关系,发言也是事先按地域分配好了的。我终于松下一口气。但人坐在那里,心却想着屈家岭,就盼着会议早点结束。想着那片洪荒之地,会是怎样地惊心动魄赵舸。史前最灿烂的一页怎会没落在这片江汉平原,它究竟有怎样的魅力?
庄严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会期进行到第二天下午,主持人宣布第二天参观屈家岭古文化遗址。可是天不作美赵宝峰,一路下着洒洒沥沥的小雨,江汉平原的黄土染满了我们的裤腿,几个来自武大或华师大的美女研究生,她们的高跟鞋总是陷在深泥里,也许她们和我一样对这片土地充满着好奇心,丝毫没有怨声载道,却在风雨中忙着合影。远古文化的魅力真个不可小视。它可让人忽略很多不适。
屈家岭遗址位于湖北省荆门市屈家岭管理区,是一处新石器时代村落废墟的遗址小虎队都有谁,该遗址是一处以黑陶为主的文化遗存,具有许多独有的特征少林龙小子,故定名为"屈家岭文化"劳勃狄尼洛,其年代距今约5000-4600年,是更早期长江中游的大溪文化的继承者。经过发掘的屈家岭文化遗址有京山屈家岭遗址、荆州阴湘城遗址、石首走马岭遗址、钟祥六合遗址、天门邓家湾、谭家岭和肖家屋脊遗址等。
我一边随着大部队走,一路仔细聆听专家们的讲述:“屈家岭遗址发现于1954年,1955年及1957年经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湖北省文物工作队两次发掘,出土大量用于生产和生活的石器和陶器,蛋壳陶器、彩绘陶器和彩绘纺纶,说明新石器时代江汉平原地区已具有较高水平的烧陶技术和纺织手工业……”我们在长达几里路的发掘现场依稀能感受当年发掘的恢弘场景。
屈家岭遗址出土文物中以彩陶纺轮、彩绘黑陶和蛋壳彩陶最具特色。陶制的鼎、豆、碗等器皿均为双弧形折壁,也具有独特的风格。这种性质的文化分布在湖北境内的江汉平原、西北山地和河南省的南部与湖北相邻的地带,分布较广,文化面貌具有极为浓厚的地方色彩。该遗址中所保留的大量生产工具和粳稻谷壳表明,"屈家岭人"的社会经济是以农业为主,兼营饲养、渔猎、纺织等业路玉婷。
屈家岭遗址出土陶器的品种丰富,图案美观。色彩鲜艳的彩陶器、陶质禽鸟模型及玉饰品,反映出当时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面貌。农业的进步和象征父权崇拜的"陶祖"的出现,说明其社会的发展已进入父系氏族的社会阶段。这让我想起炎帝神农,想起他的“制陶为器”,想起这次研讨会的组织者是何等地用心良苦,想起做学术是不能闭门造车岳安娘,更多的你得去感受,去发现。
我曾去过在随州浙河的叶家山发掘现场。也去过西花园文化遗址,探访过冷皮垭史前文化的足迹,聆听过编钟的千古绝响……每每总能感受到我们的先祖用智慧和心血为他的子民留下的旷世奇宝,虽经岁月的风霜己斑驳不堪,却仍然淀放出霞光异彩。站在江汉平原那一望无际原野上,我忽然感受到自己的缈小牧宋,小得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如一粒尘沙,甚至连一粒尘沙都不如文工团蒋雯。
无情的岁月踏过几千年,那一片遗迹呈现在我们面前仍是那样的壮观,那些坑道、那些坛坯、那些窑址仿佛在向我们讲述那些辉煌错嫁王妃,让我们再一次聆听到那声远古的呼唤……值得庆幸的是,当地政府为了更好地保护这片遗址,再现我们的祖先丰功伟绩,他们在原址上打造了一个新型的屈陶企业,集陶艺术品开发,展示、观光、研制、交流为一体小希与阿树。以此来告慰先祖的英灵!
与中华炎黄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任大援教授合影

据说每个
关注了随州文艺的人
后来都很快乐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54.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