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马鞋子励志!坐了11年轮椅的巴中女孩建了一个图书馆……-巴中第一眼

励志!坐了11年轮椅的巴中女孩建了一个图书馆……-巴中第一眼庶妃不好惹

在平昌县镇龙镇万家村
有个“秀娟爱心书屋”
这儿的藏书十分丰富
村里的小学生
甚至镇上的高中生都会去那里看书

而书屋的主人
是一个在轮椅上坐了11年的女子
——她就是刘秀娟


以这样的姿态读书,刘秀娟已坚持了3年

孩子们在静静看书,刘秀娟也没闲着:她将轮椅停好,两手先后抓住康复器械的两只扶手,缓慢起身,稍稍稳住身子后,再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头顶上方那根自制的横杆。眼前50厘米远处的书架上,放着一本已看过一半的哲学书籍,间隔几分钟,她会腾出右手翻书页或作笔记。
以这样的姿态读书,刘秀娟已坚持了3年炮火1906。扛着农具从门前路过的村民、飞驰而过的摩的司机,也从最初的惊讶到如今的习以为常。

刘秀娟和孩子们在一起
刘秀娟真正的校园生活也只有六年(四年小学、两年初中),但她已有数十篇诗歌与随笔见诸报端。在互联网世界里,那些涅槃重生的感悟和温暖而不失激情的文字收获了一大批粉丝。
刘秀娟的网名“心翼”,她认为,身体虽不能飞了,但心灵可以自由翱翔,借那双隐形的翅膀,能够抵达任何自己想到的地方。
折翅

儿时的小秀娟爱唱爱跳,家境贫困的她放学后总要帮着父母干农活。11岁那年,小秀娟照常背着背篓上山割草,脚下一滑侧着身子倒地,肋部硌在一块石头上。母亲吓坏了,马上找村医开了一些跌打损伤的药。谁知那块不起眼的小石头,竟是潜伏在刘秀娟生命之河中的巨大暗礁……
读完四年级,小秀娟跟随亲戚到山西打工,在一家暖气片厂作打磨零件的小工叶德中,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工资低。两年的打工生涯,让小秀娟明白了知识的重要性,唯有读书,崔宇革才能走出大山。第二年年底她重返学校,直接入读初一。她拼命学习,比所有人都勤奋,语文成绩虽一般,数学英语却特别出色,考试排名一直稳居前十。
那几年,小秀娟总感觉右侧背部隐隐作痛。直到后来痛得直不起身子,父母带她去镇卫生院,医生诊断为结石,吃药不见好转,随后又到平昌县城一家医院,依然被诊断为结石,一周之后,就彻底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后来,CT检查显示:骨裂,时间一长引发脊髓发炎化脓,病根正是六年前的那次摔倒埋下的。8个小时手术后,医生遗憾地告诉秀娟的父母,孩子的未来可能要与轮椅为伴了。
手术那一年,刘秀娟17岁,她的青春被束缚在老屋里那张床上。
每天早晨,母亲安顿好她之后就出门,房前鲜有人经过,她只能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望着昏暗的屋顶,听鸡鸣犬吠,从嚎啕大哭到无声啜泣,哭累了现代强者录,想翻个身,双腿却不听使唤,时间久了,髋关节和臀部都生了褥疮。
看着体重不到90斤的母亲终日操劳,秀娟经常问自己:“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她用不吃饭、发脾气来消极抵抗母亲的爱。
复活

2006年夏天的一个雨夜,母亲背她上厕所,脚下打滑,母女俩同时倒地。就在母亲后脑勺将要着地的一刹那,秀娟本能地伸出手去护住了母亲。也就在那一刻,秀娟感觉死去的心复活了。“为了母亲郭竹学,为了家人中国百戏之师,我不能再这样消极下去”。
为了让女儿重新站起来,母亲用上了自创的土办法。她用斧头劈了很多小木片,每块小木片都用纱布裹缠,然后把木片绑夹在女儿的膝关节和髋关节部位。做完这一切,再用绳子将女儿的身体绑在门口的柱子上,每天一绑就是好几个小时彪马鞋子。
2007年,秀娟告别了那张躺了三年、令她无比生厌和恐惧的床,镇龙中学一位老师送给她一部轮椅。院坝虽然小,但她在方寸之间操控自如,双手也可以派上用场了:洗脸梳头、穿衣穿鞋、煮饭扫地…..远的地方够不着,就用火钳,那是她的“加长臂”,院子的一角已经有一棵杏树和桃树,她又种上了两棵樱花树。
为防止女儿腿部肌肉萎缩,母亲又想出了新办法,她在女儿头顶双手够得着的地方,由低到高设置了三根横杆,开始,秀娟抓住最低的那一根惠文后魏纾,努力地稳住身子,往后,难度逐渐增加,开始试着抓第二、第三根横杆,身体的稳定性逐渐提高。
年复一年的康复训练,秀娟的右腿慢慢恢复了知觉,可以感知冷暖。2012年,家人带她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医生发现了可喜的变化:脊柱内侧长出了一根细如发丝的脊髓神经。遗憾的是,要想恢复行走已不太可能了。

刘秀娟一边锻炼一边看书
心翼

双腿寸步难行,蛰伏在内心的愿望——读书,却愈雨来月强烈。
卧病在床的几年间,秀娟读完了家中仅存的书籍,她托父母到村上、镇上借书傲世三国秘籍,都空手而归。2014年,她给在外地工作的哥哥写了一封长达7页的信,央求他能给自己寄些书来。
妹妹的来信让哥哥辛酸又愧疚,他花了200多块钱,给妹妹寄来了唐诗宋词、四大名著和医学书籍。
这些书籍对于只上过六年学的刘秀娟而言,难度可想而知。遇到不认识的生字或词语,她借助汉语大辞典,标注拼音注明字义,借助《辞海》,她啃下了一本本古典名著;她喜欢思考,那些中外哲学名著给了她新的人生感悟。
春节到了,父母照旧要为她添置新衣。秀娟说,衣服破了可以缝补,衣服不用买了,就买些书回来吧。母亲笑着问她:“书能当饭吃吗?”她笑答:“是的”夺命千年虫。
每每有了灵感,秀娟总是第一时间在本子上记下来。2015年底,拥有了第一部手机,那是在外打工的弟弟送给她的。她也从简陋的书斋步入了互联网世界。
秀娟的网名叫“心翼”。她说,“在这个世界上 有一座山 用脚无法攀登 有一个地方 用脚无法抵达 得用心 而且心里要有阴暗和风雨都无法熄灭的光明。”当心灵有了翅膀,就能抵达任何自己想要达到的地方,而知识和书籍,就是那双隐形的双翼。

村民来刘秀娟的小店购物
“我知道在山里借书有多难,所以就想开办一家书屋,大人小孩都可免费借阅。”秀娟说。爱心书屋挂牌后,当地图书馆又捐赠了200本书,她还不满足,她在网上呼吁更多朋友加入捐书队伍:“旧书、新书,一本两本秀娟都不胜感激,至于书籍类型,国内外古典、现代文学、医学常识、心理学、哲学、天文地理、音乐、家庭教育、书法,还有农业水产养殖、蔬菜水果栽培管理、花卉栽培管理、家禽家畜养殖管理等都好。”
未来的路该如何走?

秀娟在一篇日志中以自嘲而又坦然的口吻写道:“三十二度春秋,已然人生半场,下半场就定格为坐姿吧风流乡邮员,以坐着的姿态把百分之九十九的沉重加百分之一的希望转化为百分之一的沉重加九十九的希望”。

刘秀娟和母亲的合影
来源:封面新闻
知巴中 看新报
《巴中新报》创刊于1994年,发行量3万份,是巴中人自费订阅量最大的报纸。报纸坚持民生为本,讲述巴中故事,传递人文关怀,记录时代变迁,先后荣膺“巴中市最畅销报刊”榜首、“全国城市广播电视报60 强”桂冠,被读者誉为“巴中生活第一报”!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639.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