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螺号儿歌周游:岚城平潭-少年与游

周游:岚城平潭-少年与游
话说单人行动久了,也想着来一次团伙作案,于是便邀上几位好友,在清明假期,去到了一个海边小城,其实也并不是小城,而是福建第一大岛,近三倍于厦门岛,但是离台湾岛最近的地方,平潭。还有个好听的别称:岚城。
四月一号下午,我提前下班,原以为还算充裕的时间,却没意识到因为清明的来临,进出火车站的人是黑压压一片。火急火燎的取完票和过安检后,大步流星地飞奔到23A检票口,终于在停止检票前的那一刻,通过了闸机口,长吁一口气。
上车后,总以为站满车厢过道的事只会发生在绿皮车中,没想到动车也出现了这样的事,不过还好,座位在入口处,不用硬着头皮往里挤。不过鸭子就花上了些许时间,从车厢那头到这头,着实吃力,所以早到却是晚些入座。没吃晚饭,也没携带任何食物,更没打算在公车上买盒饭,于是联系在台州上车的秋朋同学,买些垫肚子的零食,在到站停车两分钟的时间内,我挤下车厢,从10车跑到16车,接过零食,再奔回来,坐在座位上直喘气,不过肚子总归能好受一点了。吃了点东西,继而眯了一会儿,在到宁德前,秋朋走了过来前官礼遇,说她那车厢都没人了,我们三个便坐在一起聊了聊,至于为什么不是四个,因为去不到2车厢找婷子。
到达福州,已是22点13分,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因为不熟悉,还把“三坊七巷”说成“三七坊巷”,尴尬)里贝里刀疤,买到了地铁票,搭乘上了几近无人的末班地铁,大约过了半拉小时,在南门兜下了车。找到因为地铁施工而藏在围栏后的大楼中的旅舍,入住后,和鸭子出去找地方吃晚饭。虽判断我们身处市中心的位置,但附近的店铺大多都已关门,于是随便找了家店铺,草草解决,不过倒确定了来日吃早餐的地方。
四月二号,七点不到起床洗了个澡,等人齐便出发去昨晚确定的早餐店,点了几样以前未听过的食物,像什么肉燕,肉丸糕等,略显丰盛的一餐。吃完,便打算在滴滴上打个车去汽车站,但是!打开滴滴,却发现无车可用,是因为滴滴未在福州推广的笃小和尚?而来往的出租都已有客古武女特工,好吧,我们只能快步前行去往汽车站,同时,派先锋婷子先去取票。好在步频快,赶在发车前到达了福州汽车站,不过我想说,可否在出站口摆上个标示牌,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入错口,而被赶出来……想想也是搞,昨天赶动车,赶末班地铁,今儿个又赶大巴,这点踩的。
一行四人一位看视频,一位沉迷“农药”,一位睡觉艾水水,一位玩“24点”,经过两小时的车程,到达了目的地——平潭。下车后,打算前往订好的民宿,这时!乌龙发生了,我们都以为彼此之间有人订好了房侧妃罪,可最终发现,无人下单,唔……不过好歹小县城这个季节来的人不多,再找上另一家青旅,到地后,陈咏开入住!环境和装修比昨晚的太空舱好太多了,叫浪浪的前台陈姿颖,叫不二的小狗,还有吉他和酒。


稍作整顿,我们便出门开始了我们的行程。边上有特色的小店家家爆满,来来回回走了一圈还是回到最初选择的餐馆中,点了各式当地小吃,像时来运转、茹粉结、鱼丸汤、海蛎爆蛋、花蛤等,不过这一餐也有点惊到了我们。价格合适,量却特别足,都是一大碗一大碗,而且这味道对当地人来说可能是鲜,但对于我们来说着实腥了点,为了避免浪费,硬着头皮往肚子里填。像婷子同学,比较习惯这味道,则剔除外裹着的地瓜粉,挑其中的料吃,可以的。在我看来,虽然有点抗拒这味道刘马车,但却很有意思。和朋友一起出行,在陌生的地方,一起尝试多种新颖的食物,即使踩坑也还是很开心。换做一个人,也许我就会单单点一碗面或一份饭,草草解决。
这就是茹粉结

海蛎爆蛋

花蛤味道还是不错的。

时来运转,有点像青团。

吃完饭后,我们等到了好久来一辆的18路公交,其实在小县城坐公交还是很舒服的,当地人出行时公交并不是首选,所以车上并没有太多人,安静的找个位置坐好,偶有颠簸的驶向海坛古城。古城门口有着景区共有的闸机,所以让我们误以为要买票进入,但走进一看,是可以免票进入的,那这闸机是用来控制人流的喽?但里面人也不怎么多……虽被称为古城,但这古城却新的可以,原以为是翻新,现在看来应该是仿古,连城楼都带有电梯。古城里面并没有什么特色的东西,但碰到了侗族的表演,男男女女互相搭肩水腐传,边走边唱,偶有游客也加入其中。之后再舞台上唱侗族“大歌”,一领众和,多声合唱(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在唱还是在说,反正都听不懂)。


怡心院

有意思的标示牌



表演时间


离开比较无趣的古城,我们寻路去海边水濑名雪,在途中看见对面山上飘来了炊烟,啊呸,那好像是山火,可能清明扫墓不小心点燃了什么吧。知道吗?“放火烧山,牢底坐穿”的。原本我们跟着地图的指引,但在半途碰到走错路的朋友提前告知这条路过不去,于是便改道跟他们走。随后我们看到下图的路牌,上写“坛南湾不由此进”,当我们正对着时,不字刚好被前面的杆子挡掉,这好忽悠人啊。


坛南湾不由此进聚u惠!!!

路走对了,不多时便看到了海,除了离海稍远的地方略显凌乱,其他还是很不错的。海滩上人不多,绵长的沙滩,伴着浅蓝色的近海,泛起的层层海浪。
织网聊天的渔民


初见坛南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不过都是我的。

背包四人众



想:为什么海里没鸭子呢?

我像不像在钓鱼?




猜猜这些东西是用来干嘛的?

傍晚时分,海风愈盛,让人略微感到一阵寒意。我们穿过滩涂,来到附近的小土坡上看了落日,夕阳西下,船舶靠岸,渔民归家。
很多破旧的渔船

不要跳!!!

“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哟。”









差点就错过了夕阳。

踱步回古城附近,搭上了以为是末班车的18路公交,回到城关,吃了一盘饺子,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些水果,诸如太阳果,火参果,芭乐等,奇奇怪怪的一堆,回到青旅让舌头扭曲。
知道为什么只买了三根冰棍嘛?

四月三号早上按照昨晚浪浪给的路线,找到了另一个汽车站,可售票窗口无人,一条大狗还朝着我们狂吠,吓死个人哦。找不到直接去目的地的大巴,便还是选择先搭乘公交再转乘。开在环岛路上的7路公交,明媚的天气闽南话教程。到达流水镇,站在小超市门口,等到转乘的中巴。站上6公里,来到东海仙境。
东海仙境一点都不仙,但站在上面眺望,西面是石头古厝,东方则是湛蓝的东海,踮起脚尖,想看到台湾岛。
石头古厝

自称研究照片的老艺术家


随风飘扬的破旧的国旗


从仙人井上下来,走上海边的长堤,这海风刮得人摇摇晃晃,风都也名副其实。清明的海边,有人烧着纸钱,向着大海哭丧,或许是遇到了海难,亡者无信,生者痛心。
老司机开车啦,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女司机,上车请谨慎。

**中**



在古厝里转悠了一会儿,搭上来时的中巴回到平潭县城,走了大半圈才找到全国连锁的沙县大酒店,垫了垫肚子,满足。
随后坐上在城区堵了一会儿的公交,去往所谓的台湾免税市场,市场里人少得可怜,据说是因为淡季。于是,经过不多时无趣的转悠便出门左拐了。
无趣的免税市场

本想去到海边,可提前的转弯导致我们被一条流向大海的小河挡住了去路,在观察周边环境后,一个想法便在我脑海中生成,那就是搭桥!找来桌子和柜子置于河上,再借助石头使其稳住,那么计划成功!
这能算某种意义上的桥吧......

这边的海滩更是人迹罕至,沙滩被海水冲刷得又平又整,走过去,整片沙滩上只留下你的脚王君可印,虽没去过那些热门的海岛,但这里的沙也让人感觉像踩在棉花里,又纱又软。纯粹原生的岛屿,一个舒服的地方。


这哥们,同手同脚

感觉比矮子荡跳得高。

海峡号

一边漫步一边找寻海滩上的贝壳,尽兴后,我们在公路上拦下一辆车,再次返回平潭。
“满帆,前进!我的朗姆酒呢?”
这个动作超累的。

晚上在一家新开业的餐馆点了牛肉面五子棋八卦阵,秋朋和鸭子点的番茄牛肉面是甜的,哈哈。
洗漱一番后,我们在青旅打起了牌,在脸上贴纸条以示惩罚。
夜半,我们借婷子去卫生间的时候,溜出去,在几近无人的平潭县城找到了一家竟然还开着的85°C,买了最后一个蛋糕,回到青旅,点上蜡烛,祝贺婷子生日快乐!
不要太感动。


回到自己的房间,本打算刷完牙睡觉的,但一和同房的两个哥们聊起来,竟然就停不下来了小螺号儿歌。原本只是陌生人,不知其姓名,更不知其家住何方,但却有着聊不完话。知道吗?对床的胖哥从天津美院毕业倪尔萍,竟然是学纯艺术的,而下床的小哥竟然学摄像跟剧组的,而他们也完全不了解码农这个职业,所以我这半吊子也能忽悠上几句,下床的小哥说让胖哥建模,我写代码,就可以开发游戏了,唔……首先我这么渣,再者真要这么简单,那满大街的程序员都可以开公司了……从彼此的工作,到各自的经历,还有互相的想法,这就是青旅比酒店有意思的地方。我说我之前想,一年换一个工作,多体验些职业,胖哥说这样也挺好,当你从事完一些工作,再回到贴近衣食住行这些岗位的时候,也许结合你之前的经历程世涛,可能就更有优势。下床的小哥则说,你这时间线太长了,我就准备2年从事十种工作,这些天还跑到码头问渔民需不需要船上的帮工最轮回,免费的也行,但是渔夫都说不要,怕他晕船,还说如果我辞职的话,可以跟他干销售,他有路子,哈哈。就这样,时间慢慢流逝,我们还是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也未留下联系方式,不觉已凌晨4点半,夜都不能算深,而是渐渐淡了,睡觉睡觉,醒来就要离开了。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71.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