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县精诚中学女人有没有打过胎,看这一处就知道!-扯生活

女人有没有打过胎,看这一处就知道!-扯生活

深夜,海上,一艘豪华游轮缓缓飘动着。
船舱内华灯璀璨,热闹非凡。
甲板上则是静谧幽暗霸哥啊,只听得到海浪声。
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独自坐在栏杆边,看着被淡淡阴云笼罩住的月亮。
她的身上透着一股冷意。
精美的五官,雪白的肌肤,火辣辣的身材,一头风情满满的大波浪卷发……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绝色美女。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是杀手界声名赫赫的女杀手,血玫瑰。
更少人知道……还有一分钟,她便要动手去刺杀今天的目标了。
而这时……
“咚……咚……咚……”
脚步声传来,一个样貌普通,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亚裔青年走了过来。
看装扮应该是服务生,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木盒。
他走到少女的身旁,露出有些憨厚的笑容,道:“小姐,有位先生托我将一样东西交给你。”
少女眉头一蹙,却没有太在意。
以她的容貌,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搭讪手段,而且对此一点都不感冒。
在她看来,连亲自搭讪的勇气都没有的男人,根本不叫男人。
摆了摆白嫩的手,她淡漠道:“还回去,或者丢掉。”
“那位先生说,如果您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一定不会拒绝的。”青年微笑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木盒打开。
少女有些不耐烦了。
这样的情况她也遇到了太多次了,那些小有资产的贵公子总是以为拿出些昂贵的宝石名钻便能让所有女人乖乖躺床上,殊不知她一次任务的佣金便是这些人全家加起来的多少倍。
她扬起手便欲将那木盒拍入水中,直到……
她看到木盒中的东西。
那是一枚钻石。
很常见不是么?
但那玫钻石至少有鹌鹑蛋大小。
这就很不常见了!
通体幽蓝剔透,散发着莹润的光泽,纵然在这昏暗的环境中依旧美丽夺目。
“海洋之心?”少女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绝不可能看错,因为这就是她的任务目标之一!
杀掉目标,拿到海洋之心,这便是她这次的任务。
呃……
不对!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一个服务生的手里?
少女瞬间警惕起来,一脚弹地,身体弹起的同时左手翻飞,弹出一把锋利的黯光匕首来,然而……
“发现了么?可惜……慢了点哦。”
青年脸上笑容中的憨厚已然烟消云散,化为了几分坏坏的意味,而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她的肩后,在颈后的某个位置忽然一敲……
少女眼前顿时一黑,身子一软,意识迅速弥散。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任何时候,粗心都是致命伤哦。”
“菲洛那家伙,我已经杀了,头我得拿回去交差,很抱歉。而作为对你的补偿,这颗海洋之心就送你了。”
“不用谢我,我叫雷锋。”
迷迷糊糊地听完最后几句话,少女彻底晕了过去。
……
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少女发现自己躺在游轮上自己的房间里。
从窗口可以看到,游轮已经靠岸,大部分乘客已经下船了。
床头柜上,小木盒打开着,幽蓝色的钻石散发着幽幽的光华。
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少女的眼中一下子充满了复杂。
但很快,她的脸上又多了几分不甘与不平。
她是一个骄傲的女孩。
骄傲得不允许她被如此轻易的击败!
“这家伙……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软,杀意,也并不是那么坚定……
……
一天后。
华夏,一座云烟缭绕的高山之上,有一座破旧的木屋。
木屋里坐着一个敲着二郎腿抽着旱烟的老头。
杨天提着一个包袱走进去,丢到老头面前。
“嘭咚……”
老头没好气地瞥了杨天一眼,“你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叶沉香。”
一边说着,老头却是一边打开包袱,翻开木盒盖子,里面赫然是一颗透着血腥气的人头!
老头看着这狰狞血腥的人头,却只是撇了撇嘴,“还有那东西呢?”
“送人了。”杨天摊了摊手刘绰琪,一脸无辜。
老头头上飘过三条黑线,忍不住大骂道:“你这个败家子!你知不知道那颗海洋之心值他妈多少钱!都够给你买多少个馒头的了!”
“卧曹,那么值钱?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杨天一脸震惊道。
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也没指望你这败家子把那东西拿回来。”
老头站起身来,走到一旁,打开一个柜子,拿出一叠纸质的东西,放到杨天面前,“休息一晚上,明天准备下山吧。”
杨天愣住了,“喂!老头子,不带这样玩的啊?我不是才回来吗?而且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做完这个任务就让我金盆洗手,在山上白吃白喝、还有馒头加餐的袁雅婷。你可不带这么耍赖的啊!”
老头这个时候却是狡诈一笑,“我是说过让你金盆洗手,但可没说过让你待在山上混吃等死啊。我们这一脉就你一个男丁,你不下山去开枝散叶,靠什么壮大山门啊?”
“壮大山门?什么鬼彰化县精诚中学?”杨天有些云里雾里。
老头嘿嘿一笑,指了指那叠纸,“你看看。”
杨天低头一看,却是愣住了。
“婚书。”
两个大字是那样耀眼夺目!
杨天瞪大着眼睛将这东西翻开……
这东西还真是婚书。
而且男方正是他杨天,女方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名字……
“诶,等等。这张婚书下面怎么还有什么东西?”
几秒之后娄成就,杨天再次惊呆。
这里有三封婚书。
女方的名字各不相同,但男方,都是他杨天!
“天海市的几个老头曾受过本神医的救命之恩。作为回报,我找他们每人要了一份婚书,约定只要你同意,他们家的孙女随你挑!”老头得意洋洋道。
“靠,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来包办婚姻?我拒绝!”杨天坚定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是个高尚善良有节操的好青年。
“哟?拒绝?”老头眯了眯眼,笑道,“你要拒绝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得提醒你,他们几家的孙女,可都是地地道道的美人坯子哦?”
“切,美女又如何?我才不吃这一套!”杨天撇了撇嘴,不屑一顾。
老头子笑容一凝,差点噎住。
这小子竟然连美女都不要!
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那如果我说,他们家里,有吃不完的馒头呢?”老头道。
“成交!”
杨天立马丢掉了节操。
……
十几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一个饥肠辘辘、脸色苍白的小男孩,靠着墙边的垃圾桶,快要饿死了。
墙上有窗,窗内便是一个温暖的家庭,飘出淡淡的食物香气与温暖意味。
但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会让他更饿,更冷,甚至意识都快要模糊了。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递给了他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白面馒头,余温还未被风雪吹去。
那是他吃过的全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也是他认为最昂贵的食物。
然而在那之后他再没有吃到过。因为师父将他带上了山。
直到现在……
果然这世上唯有馒头不能辜负啊!
第二天大清早董迅,杨天便下了山。
山很高,下山也需要时间。当他来到山脚下的国道的时候,太阳已经快到正中了。
正值盛夏,云仙山上由于海拔很高倒并不热,但山下的温度就不一般了,三四十度是有的。加上烈日当空照,一般人怕是走不了几步就汗流浃背了。
不过杨天不是一般人。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身上一滴汗都没出。
像这种偏僻的绕山之路,很多时候为了节约成本,都是单行道。
杨天走着走着,便听身后传来了不耐烦的喇叭声。
回头一看,是一辆宾利九界至尊。
车窗缓缓打开,一个阔少模样的年轻男子探出头来,不耐烦地瞪了杨天一眼道:“你这小子,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中间,找撞吗?”
杨天对于这恶劣的态度却是丝毫没有介意,笑了笑,问道:“你们是要去天海市吗?”
“是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快让一边去慧缘大师,我们赶时间!”阔少鄙夷地说道。
杨天举了举手道:“当然有关系。我要搭顺风车!”
阔少的头上顿时飘起三条黑线。
他看了看杨天那一身绝对不足百元的地摊货,眼中的蔑视与瞧不起瞬间更加浓烈了。
“做梦去吧!你这乡巴佬只会脏了我的车!我警告你,再不让开,我就冲过去了!”
这时,一道清脆而冷冽的女声从男子后方传来。
“算了,让他上车吧宋起波斯湾。”
“可是,”阔少一愣,不太乐意。
“别再耽搁时间了!”女子道。
阔少犹疑了数秒,终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瞪了杨天一眼,冷声道:“上车。”
杨天立马微笑着走到车后座,打开车门上了车。
一上车,一阵清幽的少女芳香便传了过来。
杨天看向车后座另一侧的女子,顿时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女孩。
明眸皓齿,柳眉纤腰。
白嫩的小脸上透着淡淡的粉色,五官精致得如同上帝精心雕琢出的艺术品。三千青丝宛若瀑流,柔美动人。
一身哥特式的雪纺公主裙将女孩纤柔的身段完美包裹出来,再配上那仿佛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哪怕说她是真正的公主都绝对令人信服!
杨天很认真地打量了数秒,然后,收回了目光。
干脆,简单。
这女孩的确很漂亮,在他见过的诸多美女中都能排上前列,但这还不足以让他露出什么好色猪哥的表情。
而这份干脆却反倒让女孩微微一怔。
拥有这般容颜,她早已习惯了异性灼灼的目光。
哪怕是刻意装作不在意的男人,她也能轻松地看到他们眼底隐藏的觊觎郭大卫。比如此刻正在开车的阔少徐铭。
然而,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打扮得有些土里土气的家伙,竟能这样淡然置之。
这就让她有些好奇了。
“你是从山上下来的?”女孩很少见地主动说道。
“是的迈克吴,山上可比山下凉快多了。”杨天道。
“你要去天海市做什么?打工么?”女孩看了看杨天那农民工似的廉价装扮,说道。
杨天摇了摇头,“我要去找我的未婚妻们。”
这话一出,女孩和前面的徐铭都是一惊。
“就你,还有未婚妻?”女孩蹙了蹙眉毛,问道。
“当然,而且还不止一个呢,”杨天道。
闻言,女孩和徐铭自然都有些不太相信,而徐铭的脸上更是充满了不屑与讽刺唐纳卡兰。
“就凭你?真是笑死我了。你就白日做梦吧!”徐铭忍不住嘲讽道。
“我可没做梦。哦对了,看你们也像挺有钱,说不定还认识她们呢。”杨天想了想道,“我的三个未婚妻分别叫丁铃、韩雨萱、洛月谢楚余门谷纯。”
徐铭:“……”
女孩:“……”
这两人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相当的怪异。
数秒之后,徐铭透过后视镜看向杨天的眼神,简直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就你这破落农民工,居然敢说她们是你的未婚妻?真是让我笑掉大牙了。让你上车不只是脏了我的车,还拉低了我的智商啊。”徐铭鄙夷道。
女孩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也是一个标点都没有相信。只是在听到韩雨萱这个名字的时候扎巴依的春天,眼中漾过一丝涟漪。
杨天很无奈,这什么世道啊,说实话都没人信吗?
不过看他们这样子恶魔的爱女,应该真得认识自己的未婚妻。
于是杨天伸手入怀修仙技能树,准备拿出那三份婚书证明自己的身份。
然而就在这时……
“嘭……”
车子突然开始猛烈地颠簸起来。
徐铭脸色一变,连忙踩刹车,车子很快停下来。
下车一看,爆胎了。轮胎上还扎着些散碎的钉子。
“谁这么没道德,在这路上撒钉子?”徐铭忍不住破口骂道。
杨天和女孩这时也下了车。
女孩眉头蹙得紧紧的,似乎急于回天海市。
她左右一看,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山壁上贴着一张大纸,上面写着:“补胎:前方转弯二十米。陈硕嵩
“前面有补胎的地方。”女孩出声道。
“这才刚遇上钉子,就有补胎的地方,也太巧了点吧。”徐铭皱眉道。
“这都不重要。我必须得赶快回天海市!不然爷爷他……”女孩欲言又止。
“好吧……”徐铭道。
三人朝着前方走去,拐了个弯,便看到一个破旧的平房。平房上边挂着个招牌,写着醒目的“补胎”二字。
三人来到平房前,刚要进去,里边便迎出来一个脸上挂着刀疤的彪形大汉和几个看上去有些猥琐的小弟。
“哟呵,三位客人是要补胎吗?”刀疤男笑着道。他似乎想露出和善的笑容,但这笑和他脸上的刀疤极其不搭魏秋立。当他的目光落到女孩身上的时候,一瞬间充满了灼灼的淫邪意味,但又很快掩饰了起来。
徐铭点了点头,指了指车的方向,“我的车在那,你们能拖过来吧。”
“当然可以,不过三位先请里面休息,这补胎呐璀璨王座,还是要些时候的。”刀疤男道。
“要多久?”女孩问道。
“快的话,半个小时,这慢的话……”刀疤男一边笑着,一手的食指和拇指一边撮起来。
意图很明显。
女孩见状,却是立马掏出钱包,数了十来张钞票放到刀疤男手里。
“这样可以快点了?”
刀疤男立马喜笑颜开,“当然可以。三位里边请!”
三人来到屋里坐下荣秀丽,刀疤男很热情地打开破旧的电风扇,给他们一人奉上一杯茶,然后才出去帮忙去了。
这大夏天的,女孩也有些渴了,端起了茶杯。
可这刚要喝呢,一只手却是突然从一旁伸来,一把抢过茶杯,喝了下去。
女孩一愣,旋即生气起来,恼火地看着杨天道:“你这家伙,做什么呢!”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阅读

或者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721.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