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楼后期制作原来你是这样的纪晓岚,看完太震惊了!-文谈旧事

原来你是这样的纪晓岚,看完太震惊了傅正义!-文谈旧事

纪昀影楼后期制作,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直隶献县(今河北沧州市)人,生于清雍正二年,出身书香门第,少年时誉为“神童”,21岁中秀才,24岁考中解元,31岁以二甲第四名进士入仕,先在翰林院为庶吉士,后晋升为右庶子,掌太子府事,在乾隆时恩宠倍加,受命为《四库全书》总纂官,十三年中披星戴月编书,终于编成经、史、子、集四部柳焚余,纪晓岚还亲自写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四库全书》是一部研究中国文史的重要工具书。纪晓岚也由内阁学士升迁礼部尚书。他一生中五次出掌都察院。纪晓岚80岁时,还拜协办大学士司空见惯造句,加太子少保衔,兼国子监事圣衣时代。82岁卒于嘉庆十年(公元1805)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

关于纪晓岚的电视电影已经有很多了郑春云,但是我们看到的往往是一个才华横溢、幽默风趣的大学士形象,但从来没有看见他的妻妾,搞得大家都以为堂堂的大学士、一品大员难不成是一条光棍汉?其实纪晓岚的真实生活并不是这样。大家未必熟知的则是纪晓岚超乎寻常人的“纵欲”。
纪晓岚的“纵欲”主要表现在“食”和“色”两个方面。韩牧岑就“食”的一面说,他的癖好是只吃猪肉,不吃米、面,而且饭量尤佳,动辄每顿吃掉上十盘猪肉。相对于“食”的一面,纪晓岚在“色”字上面的表现,更是强烈得令人嗔目。

清代的一些笔记野史中多有记载,小横香室主人在《清朝野史大观》卷3中说:“公平生不谷食面或偶尔食之,米则未曾上口也。饮时只猪肉十盘,熬茶一壶耳。”
采蘅之的《虫鸣漫录》卷2说:“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身,以肉为饭,无粒米入口,日御数女。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刘璀翎,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杜鹃传奇,亦往往而有。”

昭枪在《啸亭杂录》卷10中也说“(公)今年已八十朴贤贞,犹好色不衰,日食肉数十斤,终日不啖一谷,真奇人也。”
孙静庵的《栖霞阁野乘》更讲述了一个关于纪晓岚好色的故事:“河间纪文达公,为一代巨儒。幼时能于夜中见物,盖其禀赋有独绝常人人者。一日不御女月光魅影,则肤欲裂,筋欲抽。尝以编辑《四库全书》,值宿内庭,数日未御女,两睛暴赤,颧红如火。纯庙偶见之,大惊,询问何疾,公以实对。上大笑,遂命宫女二名伴宿。编辑既竟,返宅休沐,上即以二宫女赐之。文达欣然,辄以此夸人,谓为‘奉旨纳妾’云刘喜奎。”

图片来源:张国立《铁齿铜牙纪晓岚》剧照
堂堂的一代文宗,竟然好色好到了近似于“色情狂”的病态程度,甚至在皇帝面前也不加掩饰。这一现象到底是精神现象,还是单纯的生理现象?似有进一步解剖的需要。

前人的野史笔记都把它归之于单纯的生理现象,说他是“奇人”,具有这个方面的特异功能,云云,作为一位才情冠绝一时的大知识分子,纪晓岚的“好肉”与“好色”,不能只简单地当成一种纯粹的个人生理现象,更多的应被理解为是一种精神现象。

纪晓岚,作为一个生错了年代的才子,过得倒是憋屈。乾隆时代文字狱依然盛行。文字狱,就是故意从一些诗文中摘抄(皇帝认为)大逆不道的词句来定罪。就是在这么憋屈的环境里,纪晓岚的才华无处施展,只能通过生理发泄苦闷。

身为汉学大家,却没门户之见。治学为人皆讲求宽容,表现了一代通儒的博大胸怀。他最反对文人结社,而强调学术独立。他在《耳溪诗集序》中曾说:“余天性孤峭,雅不喜文社诗坛互相标榜。第念文章之患,莫大乎门户。……朋党之见君子病焉。”纪晓岚对出自性灵的各种不同风格的作品都是充分肯定的。
纪晓岚晚年,曾自作挽联云:“浮沉宦海同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堪称其毕生之真实写照。鲁迅曾评价纪晓岚:“其处世贵宽,论人欲恕”。纪晓岚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或许奇人自有奇处。

版权说明:文章源于签约作家或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原创作者可联系我们予以公示!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763.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