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武者联盟唐人 严恭赎鼋奇遇 韩干画马 冢龟服气 卢三郎之灵验 李赤僵仆于厕所 笔记小故事-哈哈微站

唐人 严恭赎鼋奇遇 韩干画马 冢龟服气 卢三郎之灵验 李赤僵仆于厕所 笔记小故事-哈哈微站

严恭赎鼋奇遇
杨州人严恭,本是泉州人。他家富有财无兄弟。父母慈爱他,对他言无所违。陈太建(太建(569—582)是南朝陈政权,陈宣帝陈顼的年号)初年严恭弱冠(男子20岁称弱冠,行冠礼以示成年)。他请求父母。想拿五万钱到杨州做买卖biu雷哥。父母顺从了他。严恭乘船载钱顺江下杨州。舟行数十里,遇到一只船载着鼋(鼋[yuán] 是龟鳖科中的一属,特点是体型大),将要到集市上去卖。严恭问明缘故。想到鼋就要被杀死龚韦华。请求赎买。鼋主说。我的鼋个头大,要千钱才可于你。严恭问他有几头。鼋主回答有五十头。严恭说,我正好有五万钱,愿用所有来赎买。鼋主欢喜取了钱付鼋而去。严恭把所有的鼋放生到江中,空船到杨州。那个鼋主,行了十余里,却船沉没而死。

再说严恭父母在家中,天黑时,有五十个乌衣客人到门上寄宿。并且送上五万钱。对严恭父亲说。您的儿子在杨州市。这些钱是归还您家的,愿您依数接受。严恭父感到奇怪惊愕,他怀疑严恭已经死了。就审问乌衣客人。客人说,你儿子无恙,但是没了钱,故来归还。于是严恭父亲接受了。这些是本钱,但是皆被水湿刀梦网。严父留客为他们准备食物。客人休息,第二日早上辞去。之后月余,严恭返怀家中,父母大喜盛夏猎户座,问他附钱的缘由。严恭具实告之。父母说了客人形状和附钱的月日。就正是他赎鼋的日子。于是便知这五十客人,都是他所赎买的大鼋。父子惊叹不已,一同前往杨州建起精舍(精舍最初是指儒家讲学的学社,后来也指出家人修炼的场),专写法华经。后来全家迁徙到杨州,转而大富。又大起房廊作为写经的房室。房室庄严清净,供给很丰厚。常来这里的书生有数十人。杨州当地的道士俗人,都很崇敬严恭。称号他为严法华。

曾有一朋友,想严恭帮他借贷一万钱。严恭借不到就自己出钱给了他。借贷者受了钱,用船载着回家。中途时船倾,贷的钱都落入水中。船人却没有溺死。当日严恭到钱库中,见到有一万湿钱如同刚出水。他很奇怪。后来见到之前的贷钱人,才知道湿钱是之前借贷出去的。又一次有个商人,来到宫湖,在供奉神的地方。祭酒食。奉上物品。当夜做梦,神送来物品还他。对他说,先生帮我拿着,我们奉给严法华,供他传经所用,商人惊叹怪异,送到严恭处所,而且加倍厚施。之后一天,严至到集市上买经纸,刚好遇到少钱,忽然见到一人。拿着三千钱。给严恭说。您拿去买纸吧,说完就不见了。但是钱还在他的面前。这样怪异的事,并非一件。隋开皇末年严恭去世。子孙继承他的事业。整个隋朝到江都的盗贼。都相约不入严法华家里。邻居也因而保全。他家到如今,依然写经不已。

杨州严恭者。本泉州人。家富于财。而无兄弟。父母爱恭。言无所违。陈太建初恭年弱冠。请于父母。愿得钱五万。往杨州市物。父母从之。恭乘船载钱。而下去杨州。数十里。江中逢一船载鼋。将诣市卖之。恭问知其故。念鼋当死。请赎之。鼋主曰。我鼋大头。千钱乃可。恭问有几头夜魅公寓。答有五十。恭曰。我正有钱五万。愿以赎之。鼋主喜取钱。付鼋而去。恭尽以鼋放江中。空船诣杨州。其鼋主。别恭行十余里。船没而死。是曰恭父母在家。昏时有乌衣客五十人。诣门寄宿。并送钱五万。付恭父曰。君儿在杨州市。附此钱归。愿依数受也。恭父怪愕疑谓恭死。因审之。客曰。儿无恙。但不须钱。故附归耳。恭父受之。记是本钱。而皆水湿。留客为设食。客止。明旦辞去。后月余曰。恭还。父母大喜。既而问附钱所由。恭答无之。父母说客形状。及附钱月曰。乃赎鼋之曰。于是知五十客。皆所赎鼋也。父子惊叹。因共往杨州起精舍。专写法华经。遂徙家杨州。家转富。大起房廊为写经之室。庄严清净。供给丰厚。书生常数十人金哈格。杨州道俗。共相崇敬刘杰毅。号曰严法华。尝有知亲。从从贷经钱一万。恭不获已与之。贷者受钱江国宾。以船载归。中路船倾。所贷之钱落水。而船人不溺。是曰恭入钱库。见有万湿钱如斯出水。恭甚怪之。后见前贷钱人。乃知湿钱是所贷者。又有商人。至宫湖。于神所。祭酒食。并上物。其夜梦。神送物还之。谓曰。倩君为我持此。奉严法华。以供经用也。且而所上神物。皆在其前。于是商人叹异。送达恭处。而倍加厚施樱木小雪。其后。恭至市买经纸。适遇少钱。忽见一人。持钱三千。授恭曰。君买纸。言毕不见。而钱在其前。怪异如此。非一。隋开皇末恭死。子孙传其业。隋季盗贼至江都者。皆相与约勿入严法华里。里人赖之获全。其家今。写经不已。

韩干画马
唐人韩干善于画马,闲居之时,忽有一人戴玄冠穿朱衣而来。韩干问他:“为什么来此”回答说:“我是鬼使。听闻您善画良马,希望您赐我一匹。”韩干立可画马焚烧。数日后他有事出去,有人对他作揖感谢说:“蒙君恩惠我骏马,免了我山水跋涉之苦,当有酬谢你。”第二日,有人送来百匹素缣(白色粗厚织物),也不知到从哪里来的,韩干接收了并且拿来使用。

唐韩干善画马,闲居之际,忽有一人,玄冠朱衣而至。干问曰:“何缘及此”对曰:“我鬼使也。闻君善画良马,愿赐一匹。”干立画焚之。数日因出,有人揖而谢曰:“蒙君惠骏足,免为山水跋涉之苦,亦有以酬效。”明日,有人送素缣百匹,不知其来,干收而用之。

冢龟服气
《异闻记》上说:“张广定,遭战乱避居一地,当地有一个女子,四岁了,还不能行走,家人不忍心遗弃,就把她悬笼在一古冢中,想着他日能够取得骸骨。过了三年,家人来取笼,见她还活着。问原因,女子答说:“食物吃完了后很饥饿,看见旁边有一物,引颈呼吸,就效仿,故而能活到现在。”张广定入冢中查看,乃是一只龟。
《异闻记》曰:“张广定者,遭乱避地,有一女子,四岁,不能走,又不忍弃之,乃悬笼于古冢中,意谓他日得骸骨。及三年,归引取之,见其尚活。问之,女答曰:“食尽则馁,见其旁有物,引颈呼吸,则效之,故能活。”广定入冢视之,乃一龟也。

卢三郎之灵验
淮南郡有一居客卢婴,气质文学,都是郡中绝顶。人们都称呼他卢三郎。但是他非常不顺不详,如果他在人家聚会,主人必有横祸,要么小儿堕井,要么幼女入火,长时间都很灵验。人们皆怕他。当时元伯和为郡守,刚到,很爱他的材气,特为他开中堂设宴,众客人聚集。吃完,元伯和戏问左右人说:“我的小儿堕井了吗!”左右回说:“没有。”“我小女入火了吗!”回说:“也没有。”元伯和对坐客们说:“你们以前都错啦。”于卢婴顷酒合饮,客人们相视对目,恐惧不安。当日欺凌游戏,便有军吏围宅,擒拿了元伯和弃于集市上。当时节度使陈少游也很惊异卢婴,见他才貌,对人说:“此人一但飞举高升,不迫近天不能尽其才啊。”就赐予他很多金帛举荐他。行到潼关,西望烟尘滚滚,有向东来的人说:“朱X作乱,皇上有幸到奉天县了。”
淮南有居客卢婴者,气质文学,俱为郡中绝。人悉以卢三郎呼之。但甚奇蹇,若在群聚中,主人必有横祸,或小儿堕井超时空垃圾站,幼女入火,既久有验。人皆捐之。时元伯和为郡守,始至纵宠天下,爱其材气,特开中堂设宴,众客咸集。食毕,伯和戏问左右曰:“小儿堕井乎!”曰:“否。”“小女入火乎!”曰:“否。”伯和谓坐客曰:“众君不胜故也天神剑女。鞠兴浩”顷之合饮,群客相目,惴惴然。是日,军吏围宅,擒伯和弃市。时节度使陈少游甚异之,复见其才貌,谓曰:“此人一举,非摩天不尽其才。”即厚与金帛宠荐之。行至潼关,西望烟尘,有东驰者曰:“朱Г作乱,上幸奉天县矣。”

李赤僵仆于厕所
贞元年间,吴郡有一位进士李赤,和赵敏之一同游历闽地。 行到衢地信安,离县城三十里地方,留宿在馆厅。夜半时分,忽有一妇人进入庭中。李赤在睡梦中跌倒下阶,与他作揖礼让。许久妇人上厅,打开箧(que小箱子)取来纸笔,写好一封书信 给他双亲,信上说:“我被郭氏选为夫婿。” 写完苍空战旗,封好放在箧中。 走下庭院,妇人抽出巾缢杀李赤。这时候赵敏之走出来大声叫喊,妇人才收巾而去。再看她写的书,如同李赤是梦中所写的。第二天,两人一同前行。到建中驿,白天又不见了李赤。赵敏之就去到厕所,见李赤坐在上面,赵敏之大怒说:“你应当谢我,为你所惊。”后日到了闽地,属寮中有和李赤旧相识的人,设宴饮酒,期间又不见了李赤。赵敏之急忙到厕所找寻超级书童,见他僵仆在地上,已经气绝了。
贞元中,吴郡进士李赤者,与赵敏之相同游闽。行及衢之信安,去县三十里,宿于馆厅。宵分,忽有一妇人入庭中。赤于睡中蹶起下阶,与之揖让。良久即上厅,开箧取纸笔,作一书与其亲天鹅索套,云:“某为郭氏所选为婿。”词旨重叠,讫,影武者联盟乃封于箧中。复下庭,妇人抽其巾缢之。敏之走出大叫,妇人乃收巾而走。及视其书,如赤梦中所为。明日,又偕行。南次建中驿,白昼又失赤。敏之即遽往厕,见赤坐于床,大怒敏之曰:“方当礼谢,为尔所惊。”浃日至闽,属寮有与赤游旧者,设宴饮次,又失赤。敏之疾索于厕,见赤僵仆于地,气已绝矣。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769.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