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女人床上这样做,会让男人“上瘾”一辈子!-闺蜜书阁

女人床上这样做,会让男人“上瘾”一辈子!-闺蜜书阁


入夜三分。
天色阴沉。
一片黑云压过,黑暗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
焦娅晴全身裸体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她是被人送进来的,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一会儿要她的会是什么人?虽然她已经镇定了好一会儿,但是心还是不由的控制的狂跳着。
突然间一阵强有力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了起来,越来越近……,震撼着焦娅晴的心。
接下来就是门把拧动的声音,门被打开,从外面透进来一道暗淡的光线,隐隐能看到那是一道硕长矫健的身影,其他的一无所知。
突然间一阵冷冽的气息扑鼻而入,让她的全身一惊。紧绷了起来。
“我……”焦娅晴话到嘴边又住了口,她似乎能感觉到这个充满了冷冽气息的尊贵男人并不喜欢她开口。
“在害怕?”男人的声音冷冽而好听,但是却充满讥讽与不屑。
焦娅晴的心猛然一疼,路是她自己选的,她有什么资格害怕。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的声音这么年轻,这么好听。
盛智宇的大掌扶上焦娅晴的身体,辗转流连,在黑暗中,他能感觉她的皮肤很紧致,很柔滑,让他不由的想要靠近。
焦娅晴颤抖着身体,感受着这具高大的身影,她能感觉到他的腿很修长,腰上没有一丝赘肉孟祈星,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尊贵的气息,她的小手抵着他的胸膛,她能感觉到他胸膛上矫健的雄肌,她想,他应该是一个很完美的男人吧。
盛智宇猛然猛然间向焦娅晴凑近,顿时一阵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竟然是百合的味道,性感的薄唇不由的印了上来。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吻了一个女人。
焦娅晴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倒了,全身都紧绷起来,但还好她并没有反抗,她非常的清楚她来的目的。
盛智宇的大掌毫无怜香惜玉的握住了她的圆滑,她的圆滑很丰盈, 他用力的揉捏起来!另一只手已经游遍了她的全身,她的身材非常好,凭着手感,他就知道,她绝对是一个尤物。
“唔……”焦娅晴只感觉全身如一阵电流急速的窜过,她本能的想要挣扎,她胸被他捏的很疼,但是却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瞬间蔓延,让她的身体一阵酥软,这样的感觉让她害怕。
他的吻一路向下,直到那诱人的锁骨蕊肤雅,他轻啃起来,他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的轻颤,第一次,一个女人合了他的口味。
他的吻再向下,直到她的圆滑,他轻舔了舔她胸前的蓓蕾,他很享受她身体的颤栗,她身体的紧绷。他也很满意她身体的紧致,敏感。
她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感觉,那样的感觉让她害怕,却又有一种沉迷usdcnh。
焦娅晴突然间有一种想要看到他容貌的冲动,她是在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受孕,或许她是有私心的,看到了他,到时候也就能找到她的孩子了。
然而正在焦娅晴慌神之际,下身传过来的疼痛,将她硬生生的拉回了现实里。
那种痛,似乎将她从云霄的顶端瞬间拉入了地狱里,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那种钻心的痛在向她证明着,她在此时已经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从今天以后,那个焦禄再也不是她的爸爸。那个赌博将她输掉的男人,她今夜的痛,将他的养育之恩全部都还了,本来她也只是他捡来的一个工具而已。
盛智宇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一种柠檬的味道,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汪洋制造。这种味道仿佛为她减少了不少的疼痛。
“乖,叫出来地皮菇!”他的声音异常的好听,但是却又散发着一种难以抗拒的霸气。
焦娅晴咬了咬牙,最终没有叫出声来。
盛智宇的动作在此时却猛然的疯狂起来,似乎是在惩罚她刚才的拒绝,只不过是一个为了得到钱,替他生孩子的女人,装什么高傲。
焦娅晴顿时感觉下身刺骨般的疼,她的小手紧紧的纂紧了床单,似乎在极力的忍受着他给的痛。 一行清泪顺着着眼角流了出来,瞬间埋没在发丝间,湿了枕巾。
盛智宇并没有怜惜焦娅晴,他依旧疯狂的要着她,将他的身体深深的融入了她的身体里。
疯狂的缠绵。
他在黑暗中离去,如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焦娅晴打开手机,那微弱的光线照亮了这一室的狼藉,还有床单上那醒目的血印,似乎在时刻的提醒着她,她不再‘干净’了。
而正在此时,房间里的灯突然间通明的亮了起来,于此同时,一个女佣人拿着一身衣服走了进来。
焦娅晴清洗后,换了衣服便被带出了别墅,天依旧黑暗,她依旧不知道这是哪里芈月传南后,更不知道替谁受的孕。
直到回了家里,她才警觉,她的那个转运珠丢在了那里,那个与陌生男人缠绵的地方。
晃眼间,十个月过去了,陈子湄焦娅晴生了三胞胎,还没有来得及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长什么样,就被爸爸抱走一个拿去换钱了,在那一刻,她的心凉透了。
又怕爸爸带走自己另外两个孩子给雇主换钱,带着凝重的心,焦娅晴抱着剩下的两个孩子逃之夭夭,出国投奔外婆了。
转眼六年间。
在机场,一道清秀的身影拉着两个孩子,一手拉着一个。这便是焦娅晴当年偷偷带走的一对儿女,另外一个被父亲抱养给别人了。
感受着熟悉的味道,六年了旧人折火一夏,她终是又回到了这里,她总是会想起当年被抱走的那个儿子,孩子匕首格斗术,你可知妈咪一直在记挂着你?因为放不下你,所以,妈咪回来了。
焦娅晴依旧是清丽脱俗的气质,身材依如当年那般玲珑有致,那双清澈明晰的眸子里染上了一丝沉稳的诱惑,她的身上多了一份成熟的魅力,六年来的含辛茹苦,终让她成长不了少。她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十八岁了!
焦炎阳带着一个大墨镜,将一张绝色的小脸掩饰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一张粉嫩嫩的小唇,和那完美的下巴,他的嘴角一直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让不少人都在注视着他,似乎都想目睹这个墨镜下的小俊脸。
焦灵灵带着一个漂亮的遮阳帽,一张精致的小脸蛋就这样华丽丽的共给大家分享了,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时不时弯起笑意,让很多人不由的流口水。
“哇,这不是灵灵小明星吗?”突然间有一个小男孩惊叫出声,眼里都是惊异的光彩,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心目中的小明星。
她的一声尖叫,惹得大家粉粉转身,扭头,全部都向这边涌来。
焦娅晴一阵头疼,她的女儿只不过上了一次电视,什么时候成了小明星,而且上次还是她陪着一起上的,怎么就没有人认出她来。
焦炎阳邪恶一笑,便松开了焦娅晴的手,他自径的将墨镜摘了下来,顿时一张如天使般的绝色容颜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让他们一时间都忘了去找焦灵灵。
焦娅晴在此时,趁机带着焦灵灵逃过了人群。
“各位姐姐,阿姨,弟弟,妹妹,哥哥叔叔们,我与妈咪走散了,你们能不能帮我找找,最好是先让开一条路。”焦炎阳一边说话间还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那双灵动略带一些深沉的眸子几乎都要滴出泪来了。
旁边的人顿时都心软了,有几个小妹妹甚至还上前给焦炎阳递了手绢。还有的忍不住的在他的脸上’啪唧!‘亲了一口。
“妈咪,哥又给小女生卖萌了,骗取小女生的同情心。”焦灵灵做在车里惊呼道,心里鄙夷焦炎阳这样的做法。
“我还不是为了救你们吗?你看我都牺牲色相,让小女生给强吻了。”焦炎阳在说话间已经开了车门,焦娅晴开着车飞奔而去。 焦灵灵高傲的抬起头来。
“你不是说很喜欢小女人吻你吗?说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吃糖。”焦灵灵不满的揭开焦炎阳的丑事,呀的,不知道多少小女生为了他这张祸水容貌哭鼻子了,他还好意思说被小女生给强吻了。
焦炎阳嘿嘿一笑,突然间凑近了焦灵灵,‘啪唧’一下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

“我家的小灵灵吃醋了,所以就赠送给小灵灵一个吻吧。”焦炎阳说的仿佛是若有其事一样。
焦灵灵气的干瞪眼,吃了她的豆腐,还要说她在吃醋黑花杀手,好像是她占了他的便宜一样。
“炎阳,你要让着妹妹,你们的俏云阿姨家到了,你们两个可都要乖乖的哦。”焦娅晴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六年前,她一声不吭的走了,现在突然间回来了,不知道俏云会将她骂成什么样?
她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欧沐风打来的刘占一,她优雅的一笑,她走的时候忘了告诉他一声,他相必是急坏了吧,如果不是他,她这些年根本就支撑不下来,所以她在心里由衷的感谢欧沐风。
“焦娅晴!你在哪儿两泽千晶?”欧沐风显然是急坏了。
焦娅晴一愣,在她的印象中,从来都没有想过欧沐风会生气。
“我回国了,我……” 啪!的一声,她仿佛听到了那边摔手机的情景,他怎么会突然间生那么大的气,是因为她偷偷的离开了吗?
看了看前面的别墅,她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以后再给欧沐风解释吧,她先去找自己的闺蜜张俏云,首先得让她的孩子有个落角的地方吧。
焦娅晴将车停到门口,还没有来得及敲门,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矫健的身影,那道身影越来越近,直到焦娅晴能看清楚了他的容貌,她几乎都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英俊的男人,如雕刻般精致的五官,棕褐色的头发,有几缕挡在眉间,浓黑的眉毛,一双深邃充满了凌厉的眸子,英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恍惚间如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般阿茹茉妮。
盛智宇只扫了一眼焦娅晴,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潋滟的光泽,好一个清丽脱俗的女人,他根本就没有注视到她身边的孩子,便带着助理匆匆离去了,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只是盛智宇的助理忍不住的不回看了一下焦娅晴身旁的孩子,那个小男孩与小少爷长的真像,尤其是那双散发着光泽的眸子。
当张俏云看到焦娅晴的时候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再看看她手里的两个孩子,她的眼睛瞪的更大。
想到自己的哥哥张凌云一直倾心于焦娅晴,如果他看到这两个孩子,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焦娅晴!你这几年都死到哪儿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几乎都将连云市给翻遍了,你还知道回来呀!”俏云生气的大喊道。
焦娅晴知道俏云的脾气,她就是喜欢这么风风火火的,不过她的心也是最软的。
“对不起!”千言万语总结的一句话,她知道张俏云的脾气,但是她却不能解释什么?
焦灵灵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最后笑呵呵的拉住了张俏云的手。
“俏云阿姨长的就是俊俏,人如其名一样。”焦灵灵故意夸赞的说道。
张俏云只觉得手上一软,便看到一双胖嘟嘟的小手拉着自己,看着这个小女孩与焦娅晴如出一辙的脸,她的心里猛然升起一丝悸动,将焦灵灵抱了起来,不由的亲了一口,这孩子太诱人了。焦娅晴当年的离开是因为这两个孩子吧。
再看看正瞪大眼睛望着自己的焦炎阳,哇,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绝色儿童,这个焦娅晴生的孩子简直就是个极品啊。
“云阿姨是不是也想亲我一口。”焦炎阳突然间呵呵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笑,似乎天色都暗了几分,艳丽过天啊,让天都忍不住低头。
张俏云很想说不要,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蹲了下来,她呀,就是经不住诱惑。
焦娅晴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能无奈的摇头,她的孩子就是这么的一身光环,走到哪儿都能光芒万丈,将她这个妈咪置之于黑暗之中啊。
“走,我们去家里谈,我为你们接风洗尘,只是哥哥出差了,如果哥知道你回来了,他一定会兴奋的睡不着觉的。”张俏云激动的说道,但是看到这两个绝色的孩子时,心里又闪过一丝的异样。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张俏云与焦娅晴坐在客厅里,两个孩子都识趣的去了卧室里玩电脑。
焦娅晴知道张俏云担心她,但是她的事情都只能闷在自己的心里,一旦说出去,她极有可能会失去这两个孩子,她什么都不能说。
“你还没有见过你爸吧,他因为欠人的高利贷复仇教室,坐监狱了。”张俏云的脸上多了一份沉重,当时焦禄也来找过她,问焦娅晴的下落,但她真的不知道,再说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他的,他害的焦娅晴还不够惨吗?
焦娅晴的小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苍白,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淡漠耕四郎,在六年她给张禄那五百万的时候,她就跟焦禄说过,从此断绝父女联系翁瑞迪,她会找到妈妈的。是他将妈妈逼走的。但是听到他入狱,心为何还是会疼。
“你会去看他吧。”张俏云了解焦娅晴,小记者她其实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丫头,如果不是她的爸爸,以她的当年的成绩,她应该会有一番作为吧。 焦娅晴小嘴不由的咬住了唇角,脸色也泛白着重生过继千金。
“我明天去找工作,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焦娅晴现在甚至都不叫一声爸爸了,对于焦禄,她应该是非常寒心的吧。
张俏云看着焦娅晴,张了张口还想要问一些关于孩子的事情,但是焦娅晴的脸上明显的下了逐客令,她不想让张俏云知道。
张俏云只好叹了一口气,算了,她不想让说就算了,到时候她想要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自己,如果她不想说,就算是问也问不出什么的。
清晨龚露,阳光明媚。
“妈咪,这是什么学校,为什么学生们穿的都要这样高贵!”焦灵灵望着眼前这座金碧辉煌的学校,忍不住的问道。
焦娅晴扶摸着焦灵灵的小脑袋,笑的一脸灿烂。
“这就是传说最好的贵族学校,我可是花了很多钱才让你们进来的,不要让妈咪失望哦。”焦娅晴面对两个孩子的时候从来都是笑咪咪的。
“哇,你看那个小子穿着全国限量版的西服呢?那可是我昨天晚上刚在电脑上看到的。价值上亿啊。”焦炎阳瞪大眼睛问道,呀的,这件衣服他昨天晚上就看上了。
盛子浩听到声音,不屑的勾起了嘴角,对于这些在背后嫉妒他的人,他都不屑一顾。
“你们看,他貌似还挺傲气的,他的头似乎还扬了扬。”焦灵灵指着盛子浩的背影一脸惊讶的说道。
焦娅晴看着那抹傲然挺立的背影,忽然让她想到了六年前那道凌冽的身影,貌似有那么一瞬间的相像。她猛然甩开这个胡思乱想的念头。
“你们两个快去学校吧,妈咪要去上班了韦海英 。”焦娅晴笑咪咪的在两个孩子的脸上都落上爱的一吻。
“妈咪再见!”焦炎阳拉着焦灵灵的小手便走进了学校里。
目送着两个孩子走进学校,焦娅晴心里闪过一丝温馨,不管多苦多累一定要给宝宝们一个幸福的成长,这样暗暗想到,就赶紧前往新公司里去面试了。
未完待续…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81.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