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爱很爱你刘若英全球最贵的两个“柜”:9315万紫檀顶箱柜、9890万黄花梨顶箱柜!-老红木网

全球最贵的两个“柜”:9315万紫檀顶箱柜、9890万黄花梨顶箱柜!-老红木网
点击上方“蓝字”可以订阅

2013年6月4日的北京保利春拍,7588号拍品“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以2800万元起拍,最终以8100万元落槌,含佣金为9315万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中国古典家具的拍场新纪录!

2017年12月18日凌晨接近0点首邦育发液,北京四季酒店的保利拍卖现场,一对多年来“只有传说留在江湖”的“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从4200万起拍,经过场内场外多轮激烈竞争,最终以8600万元高价成交,加上佣金最后成交价为9890万元,刷新中国古典家具最高纪录!
下面一起来看看天下最贵的两个柜,为何能卖得如此高价:
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
事实上,作为紫禁城外世界最大尺寸的品相全美的紫檀顶箱柜,在2012年北京保利秋拍预展后即备受瞩目!

据了解,该对气势恢宏的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为标准顶箱立柜式大方角四件柜,精选紫檀大料制成,柜顶和后柜板批灰。造型四平八稳,比例匀称。
此柜铜面页和吊牌相当讲究,造型典雅,錾刻图案精美,既富装饰效果,又与紫檀柜体色泽反差强烈,能冲淡大型家具给人的沉闷感。

此柜最夺目之处是八扇柜门和柜膛立板的铲地高浮雕,雕刻工艺神清功精,布局繁简有序有理,整体上给人以气度威严的震撼力。
据介绍,“铲地”高浮雕是清代“大内紫檀作工”的特有工艺。宫廷紫檀家具的浮雕地子平整如镜,令普通工匠可望而不可及。
八扇门板与两面柜膛立墙均铲地高浮雕五爪云龙。每幅云龙图案独立成章,又相互呼应,共计九龙,明喻九五之尊,威仪四方。
另外,九龙之外,又以欧洲经典的“西番莲”纹为主要雕饰纹样,随龙形蜿蜒缠枝而上,灵动自然,和圆明园内的西洋建筑风格一脉。

这对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属于规格较高的家具。
乾隆时期的艺术风格和社会环境等因素都在这件家具上打下明显的烙印,雕饰图案在同时期的烧造的官窑瓷器和皇家建筑石刻上都能找到相关例证,其艺术和史料价值不容置疑。

紫檀家具的做工素有“紫檀工”之说大宋美人传,杜维屏即根据紫檀木的特性,按照独特的工艺进行加工的一种方法。
具体分两种形式:一种不加雕饰、光素成器,结合紫檀木本身高贵的质地、色泽给人浑圆、静穆的感受。
另外一种,特别是进入清朝乾隆以后,为了尽显大清帝国的富裕奢华,利用紫檀木的可塑天性精雕细刻,当时皇家造办处集中全国手艺高超的广州、苏州等地工匠,制作了一批艺术水准极高的紫檀雕饰家具。
这对顶箱大柜所采用的铲地高浮雕,是乾隆时期家具巅峰工艺的典型代表。作为铲地高浮雕,基础是铲地,这在紫檀活里面来说具有极大挑战性,铲地时用心和用力必须一致盖丽丽老公,才能达到平如镜面的效果。
此对柜浮雕技艺出神入化,龙纹与西番莲纹穿插自然圆润,层次丰富,立体感极强,从侧面看近圆雕效果。

这组大柜是标准的宫廷做法,康熙年间养心殿造办处创立“油木作”,主要制作皇家御用家具。
该柜用料极为奢华。举例从柜门用材所看,所有的大料都是居中,两侧用小材拼接,这种设计和做工在柜类里面极为难得。比较同类紫檀大柜,其顶箱门心有一块用料达到宽度达到罕见的34.6厘米,这是其它柜子绝无仅有的。
选料精到令人叹服,除去背板和内部搁板等小部件外,其余全部选用上等紫檀。

北京老鲁班馆工匠因金星紫檀充满肉眼可见的金星绞丝奉为上品,这组大柜的紫檀木料选材上好的金星小叶紫檀大料,大面积出现由非常细小的水波纹交叉产生的豆瓣纹理,非常稀有,在当今极难看到。
清代推崇色泽深、质地密、纹理细的贵重硬木,其中以紫檀为首选,当时许多黄花梨家具都被染成深色,以图古色古香。同时上层对厚重富丽艺术风格偏好的实现,客观上要依赖紫檀极好的加工性能项炜伊。
因而清代康雍乾三朝宫廷家具中杜雪吟,紫檀制品占有极大比重,特别是到了清中期,选材非常讲究,往往要求清一色,无疖无疤,无标皮,色泽均匀,有的家具甚至要求为同一根木料制成。如此用料,还有更深刻的体现皇家正统意识和地位的政治原因。
在全世界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中,做工精良的紫檀大四件柜非常罕见,雕刻龙纹的更是屈指可数。目前存世所见尺寸过3米的的大四件柜都是以五爪龙纹为主题全秀珍,除了皇家是不可能有人可以使用五爪龙纹和有实力可以拥有这么大量紫檀用材。
为了便于把如此大的柜体严丝合缝的组装成功,榫头和大边出都刻有木工记号,这对大柜分别标记为“天”柜和缩写成“士”的“地”柜。《易传·系辞上》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
这是古人描述天地自然的秩序,清承明制,以左为贵,彼及此对柜,左者为“天柜”,右者为“地柜”,龙头相向呼应圣龙的共妻,气势磅礴。

中国及世界上所谓紫檀重器或大器稀见,除了造型、工艺及审美因素外,紫檀的尺寸偏小是其主要限制因素。
这些紫檀重器多出现于清中期,也正是紫檀料大量足的年份,器型庞大、不惜工本。也正因如此,它们命运多桀,在战乱及掠夺、运输、存放过程中历经磨难而遭到毁坏,所剩无几。

此对柜子的高度达到3.25米,当之无愧为目前紫禁城外现存最大尺寸,并且品相完好,确为绝无仅有的殿堂重器张孟宁!
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
此大四件柜是估价待询,现场从4200万起拍,随即被叫到5200万、5800万,很快冲到7500万、7800万、7900万、8000万!冲破8000万过后,叫价速度放缓,在拍卖师的“再考虑一下”的循循善诱下,缓慢递增到8400万、8500万、8550万,到了8580万停滞许久。最后,后场买家喊出“8600万”,全场响起热烈掌声,落槌成交!

Lot 5178清水山房典藏
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成对
高314厘米,宽156.5厘米,厚77.5厘米
来源:
1、北京龙顺成硬木家具厂旧藏,1956-1983年。
2、李翰祥「清水山房」旧藏,1983-1996年。
3、中国嘉德,「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1995.10.9,lot848。
出版:
《嘉德二十年精品录·家具工艺名表卷》,故宫出版社,2013年。

传承有序的清水山房旧藏
这对无论尺度、题材与用材皆引人瞩目的黄花梨大四件柜康熙八皇子,为香港著名导演李翰祥旧藏。

李翰祥(1962-1996),香港著名导演,其身后即为本对顶箱柜。中国古典家具是李先生众多藏品中的一部分很爱很爱你刘若英。
李翰祥自1982年来北京拍摄电影以来,工作之余痴迷收藏,资金充足以及先天的艺术直觉使其“清水山房”(李翰祥收藏堂号)经数年去伪存真,成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收藏界中的佼佼者。中国古典家具是其众多藏品中的精髓所在,其收藏多来自北京硬木家具厂(即现在的龙顺成),其中数件见录于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和《明式家具研究》中。
而原本这件在北京硬木家具厂合营前由一位老掌柜用50根金条买下被奉为镇店之宝的黄花梨大四件柜,也经由明清家具专家张德祥先生的推荐被王世襄先生选中要编入《明式家具珍赏》,但由于拍摄环境等种种条件限制而未竟。这之后便由张德祥先生引荐,被李翰祥所购藏。

1995年,李翰祥的“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是中国家具在国内拍卖的首次亮相,也是国内第一个私人收藏专场。
1995年10月9日,为建影视基地筹措资金苏诗诗,李翰祥将其收藏的28件家具送至嘉德拍卖。在这国内第一个家具拍卖专场中,这对四件柜是压轴重器,也是该场唯一估价过百万的家具。
或是由于这样的估价过于高昂,或是藏家的认知不够,拍卖中并未成交,在“底下易主”勒洛三角形。这一经手,便在那位私人藏家手中秘藏了22年。
这件黄花梨大四件柜,为康熙御制宫廷家具中的典型器。最为引人瞩目的是其巨大的尺寸、精湛的雕刻和上好的黄花梨用料。
推测其用途,概为紫禁城后宫或圆明园、颐和园等皇家园林用具,可能陈设于后妃所居处,甚至不排除为某后妃妆奁或帝后婚礼用具。

此柜所用黄花梨选料甚精,门板等处多是一板开出,纹、色基本一致,久在北方,色如蒸栗,质如琥珀,温润可人西秦人才网。

柜尺寸巨大而比例关系甚佳,近观震撼,远观清秀挺拔高宠简介。尺度关系很有规律性,宽为高之半,厚为宽之半,两柜并列为正方形,法度严谨。

柜体偌大的尺度形成一个大型的舞台,其上湖石生矣,牡丹发矣,鸾凤穿行、飞翔其中,似乎能闻青鸾鸣叫召唤,能闻飞凤羽翼摆动,恍然是一人间美景。
大柜上计有20只鸾凤,图案与布局甚为考究。鸾凤互相召唤,嬉戏穿梭于牡丹花下,是传统的“凤穿牡丹”图案。

顶箱的鸾凤盘旋为旋转的“o”形,底柜的鸾凤其实是斜向相对,形成“X”形,闷仓板为向内的“一”形,牙板又是向外的“一”,这种构图的处理,颇具匠心。
凤纹在明清时期是后妃的象征,绝非民间可私自应用。此对大柜上的凤纹特征和动态,都是清早期尤其是康熙时期极为流行的样式。

此对大柜上的凤纹特征:扁首,略似稚鸡,脑后有长羽冠,末端卷而上扬。喙弯而微张,近乎鹦鹉。
喙上有如意灵芝形冠,边起阴线,与鸾凤周匝的云纹相近,宛转富丽。典型丹凤眼,细长,眼下有卧蚕。丹凤眼的刻画极为精彩,是在凸起的凤首上以线刻手法表现,走刀爽利而曲线流畅,将鸾凤长目含威的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脑袋与脖子交界处有明显的耳,鸾凤五官俱全,概是与人相比拟。鸾凤长颈如鹤,颈上毛发炸起若荆棘,凛然不可犯状,更显英武。身躯、翅膀、腿足和尾翼上的覆尾羽,都接近鹤媚药咖啡店。尾翼则为典型的孔雀尾式快克杀手,这是自晚明以来常见的一种样式申昜。

上方飞舞,五根长尾羽者为凤。凤鸟双翅伸展,飘带般的尾翼张开,若波浪般律动,数十米外就抢入人的眼帘,似乎能让人听到羽翼扇动的声音,极富装饰性。凤鸟首、身、翅、尾呈现出团圞的外形,接近团凤纹,动感十足。

立于石上,气宇轩扬,昂首欲鸣,一根长尾羽者为鸾。太湖石上的鸾鸟昂首挺胸,首和身皆一致朝向斜上方,双腿相错,一翅稍展助力,如机弩之欲发,作势欲飞状。尾翼则自然往后飘动,强调身体的动势。

闷仓板上为双鸾纹,相对而飞,颌下有云纹状垂冠,与柜门上鸾纹稍有差别。顶箱图案布局与底柜类似,细节又有变化,鸾和凤盘旋飞舞状,回首相顾。

鸾凤周围点缀有连云纹,采用平底起坡的雕刻方式,边缘铲阴线强调,层次分明。柜下有闷仓,闷仓雕双鸾对飞,中饰四角云纹,延续明代样式,周围布连云纹。
牙板壸门式,有转折并翻小牙,为清早期常见牙板样式。牙板边缘起阳线,至中间交缠后演化为缠枝莲纹,为较典型的康熙时期样式。

柜侧山板采用落膛起鼓做法。背板另起子框镶板,以销钉固定于框架之上,所谓活拆式,俗名“活拿”。

竖柜顶上边缘起边线,和顶箱如子母口般结合,安稳无虞。
这对黄花梨大四件柜,无论题材或尺度,都是世所罕见。
就题材而言,以凤纹为主题的黄花梨或紫檀顶箱柜,包括清宫旧藏的家具在内,目前所知,仅此一例。档案记载中,亦少有花梨木大柜相关的记载。

巨大的顶箱柜以上好的海南黄花梨制成,如果根据康熙时期的物件和工料价估算,费用在500两银子以上,需要制作一年半以上时间。
THE END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嘉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918.html
张嘉蓉

文章归档